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回赛昆先生——我们需要鲁迅那样的精英吗?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回赛昆先生——我们需要鲁迅那样的精英吗?   
符德赛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回赛昆先生——我们需要鲁迅那样的精英吗? (869 reads)      时间: 2002-5-14 周二, 下午12:56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回赛昆先生

——我们需要鲁迅那样的精英吗?



·符德赛·



  我通常不大理会他人的批驳,因为我不大喜欢辩论。我并不是不辩论,有时甚至可能辩论得很激烈。现在回应赛昆先生对我的批驳。



  先说说我对鲁迅的基本看法。



  照樊弓先生所转述爱因斯坦对“偏见”的解释,我对鲁迅的看法当不属于偏见。我与大多数同时代人一样,二十岁以前对鲁迅简直可以说是崇拜。文革的中后期以后,随着对胡适、林雨堂、梁实秋等人了解的增加,逐渐由怀疑而至反感。但是,至今我仍然很少评论鲁迅,怕的是在议论中参合个人的好恶。近来,许多网上文章无论表述的是哪种观点,总是鲁迅长鲁迅短,直逼文革时期言必称毛泽东的大小字报。一时忍不住说上几句。



  关键当然在于鲁迅骂得对不对,同时也在于这样“骂”本身对不对。既然赛昆先生不愿意评论我所举之两个实例,那就看一看赛昆先生所说之“愚弱”。



  赛昆先生说的“愚弱”,是曾波及十八省,持续十四年,使七千万生灵涂炭的太平天国运动员们?是拆铁路、割电线、焚教堂、围攻外国驻京使馆、杀人直杀到十毛子、连襁褓婴儿也不放过,并因刀枪不入而震惊世界的义和团民们?



  他们弱吗?说他们弱,杀起同胞来却决不手软。



  他们愚吗?可能!但是,我们何曾见过辱骂、咒骂或谩骂可以治愚?



  我们把眼光放得远一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残忍地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当时,绝大多数犹太人是那样冷漠,甚至亲手活埋自己的同胞。除了在华沙有过暂短的英勇外,完全没有反抗。有谁听到过犹太精英辱骂、咒骂或漫骂自己的人民。



  在二战以后的几十年里,西方国家的选民对政治渐趋冷漠,有投票率的低下作证。同样,我们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个西方精英辱骂、咒骂或漫骂自己的人民。



  再换一个角度看看。



  绝大多数德国民众对屠杀犹太人是那样冷漠,用我们今天的眼睛看,那是多么的不可容忍。然而,我没有听到过一个精英(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为此辱骂过德国民众,甚至连遭此浩劫的本体——犹太民族的精英,也没有对德意志民族口出秽语狂言。



  最近的一个实例出自法国。极右派领军人物勒庞出人意料的在总统选举的第一轮投票中胜出,对法国的民主政体以及国际地位产生了极大影响。因此,4月21日被众多法国人称作法国的911。没有任何一个法国精英辱骂、咒骂或漫骂自己人民的冷漠。反倒是法国人民认识到了自己的政治冷漠严重危害自己的利益,并为了捍卫自己生活的价值准则,积极行动起来。于是,在第二轮投票里法国人一反常态,以空前的投票率和左右翼的团结,表现了法兰西民族的觉悟。



  历史对精英的要求与对大众的要求有很大不同。精英肩负着启迪民智、指引前程的责任。精英的表现直接关系到民族的兴衰,世界上所有的民族莫不如此。



  反观我们自己,在1840年以后整整一百六十年里,我们的民族不断地在表现着极端的人格分裂——狂躁的暴民与冷漠的顺民,几乎没有精英站出来认真地总结一下,我们的民族到底得了什么病。我们的精英们的人格分裂与我们的民族一样。每当我们的人民冷漠驯顺的时候,一部分精英共谋着榨取人民的脂膏,另一部分则无情地辱骂所有其他人;每当我们的人民在压迫下狂躁地暴动时,一部分精英共谋着对人民的血腥镇压,另一部分则拼命往暴动的烈火上浇油。象陶行知那样以国民教育为己任的精英,象胡适那样探讨并推行先进文明的精英,少之又少。如此下去,我们的民族将何以自立?



  以我们的精英为榜样,中文网上到处都是婊子、太监、阉割、自宫之类的污秽,甚至是……,被树为左翼文化旗手的鲁迅难辞其咎!我们不需要鲁迅那样的精英。



  美国的精英马丁·路德·金即没有辱骂过曾奴役过他祖先的白人,也没有辱骂过冷漠甚至愚昧的黑人,而是意味深长的告诉所有的人:“I have a dream.”



  我用我的母语——汉语,真诚地告诉赛昆先生:我有一个梦。将来,我的同胞们不再使用我们母语中最卑劣的言辞,无论是对我们的手足,还是对我们的朋友,甚或是对我们的敌人,都不再使用。或许,我的梦永远也不会成真,可我仍将继续我的梦,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另:



  袁崇焕始终是我尊重的古代英雄。这样的英雄还有很多。我之所以尊重他们是因为他们为自己的信念献身的精神,而无论他们的信念是什么。每个人的信念都一定被局限在特定的历史范畴内,但历史终究有其内在规律。袁崇焕没有攻打北京,李自成就攻打了北京;李自成不够资格做皇帝,多尔衮就有了做“皇父摄政王”的资格。吴三桂的信念与袁崇焕的信念截然不同,我却鄙视他。在我们探讨某个精英的作用时,不仅要看他们的正面作用,也应看到他们重要的负面作用。如果袁崇焕是象韩世宗那样的赳赳武夫,他的所作所为就可以被原谅。



  关于我们的企业精英用纳税人的钱为自己交付巨额学费,并在考试中作弊的事,我只当是赛昆先生的调侃。可我实在笑不出来。



  另外,记得赛昆先生曾提到过法律的公正与稳定的关系,我以为有一定道理。但先生所举的两个例子却都不是法律的公正性问题。



  英国王室的白痴(如果有的话)的年俸,是为英国服务得到的报酬:为英联邦提供“象征性”服务,为英国提供“传统性”服务,更为英国赚取了大笔的旅游收入。这里没有什么不公平。如果英国公众觉得这不公平,完全有能力和平地改君主制为共和制。



  美国公司管理层的收入高低则根本不是一个法律问题。在梅塞德斯-奔驰-克莱斯勒公司内部,德国雇员与美国雇员的收入高低,尤其不是一个法律公正性问题。



  最后,感谢赛昆先生的批驳!并由衷盼望更多的批驳!



2002.5.10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3749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