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一位红军老战士的葬礼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一位红军老战士的葬礼   
leedscat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4/30
文章: 39

经验值: 225


文章标题: 一位红军老战士的葬礼 (961 reads)      时间: 2004-10-24 周日, 下午12:20

作者:leedscat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就在不久前参加了一场葬礼,逝去的是一位朋友的长辈,高寿到留下一窝数目咋舌的子辈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个由信仰牵引的世界。听朋友讲,老爷子生前是红军,还是在第五次反围剿中随着大部队突围而去,咬着牙过雪山踏草地完成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红小鬼”。身历大小战争无数,曾用大刀片砍过鬼子,也在解放战争中负过伤流过血,自淮海战役中腿部负伤下了二线后,便带着一身勋章光荣退役到江南,找个僻静之所,娶门媳妇开始创造人类。

腿残的老爷子曾带着媳妇和1岁半的大儿子啃着烧饼坐着驴车日赶夜赶地走了半月,图的就是在开国大典那日于北京天安门前沐浴一下主席光辉和分享建国的喜悦。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一刻不免泪水纵横,毕竟是鲜血与生命所易的硕果。自此,家中的老堂里便贴上了毛主席和周总理的画片子,几十年未有动过。

本以为如共产党许诺般地劫后可以安享余生,而生活条件在建国初期的昙花一现的改善后,便随着人民公社的理想共产主义和大跃进的浮夸风再次跌入了低谷,生活在谎言中的人们却对建立在虚华地基上的共和国沾沾自喜。三年自然灾害的降临无非是证明了这个冠冕堂皇的谎言如纸窗般的一捅自破,就在那个白骨蔽野的时代,老爷子家中陪上了老四老五两条本该学语涂鸦的嘁嘁幼灵。听朋友讲,两日内幼小生灵的连续夭折使得全家悲声大举,老爷子却在亲手掩埋了孩子的尸体后,不吃不喝抱着红烛坐在老堂里,呆望着墙头上那两张发黄的画片子,一坐就是两天……

随后几年,整个国家一直在生活的温饱线上下苦苦徘徊挣扎,接踵而来的文革魅影无疑是给颓废的国家在精神上打了一针强心剂,却将物质生活条件和国家经济基础建设推入了更黑暗的深渊。据说老爷子当年所在的部队里有个罗姓的营长,曾是国民党投诚过来的降卒,在文革中被批得不行,身为直系下属的老爷子当然逃不了干系,在那个听得风便是雨的时代中,此类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足以成为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把柄了。一顶顶的“反革命”,“叛徒”的帽子自是少不了的,可怜的是身患腿残的老爷子却隔三差五被一群乳臭未干的红学生五花大绑地拖上街头,敲锣打鼓地游街示众,也曾在被推倒的城隍庙口被口诛笔伐地批判一个下午,难能可贵的是,老爷子自始至终不发一言。还有一件事情据说曾让全家耿耿于怀,一日傍晚老爷子刚走完一个批斗会的排场回到家中,气急败坏的大儿子垒起凳子去揭两张画皮子,却被老头一凳子狠狠砸在腰间摔坏了腰椎,自此落下了半身不遂的病根,到如今也没找到媳妇……

老爷子曾在部队读过几年书,好酒,性豪。在生活条件改善后,常常弄点花生什么的,去街角的小铺子打两斤黄酒,回家热一热,喝个酩酊大醉,于是便扯着两个小孙子一人一个膝头,一遍遍讲当年在太行山下杀鬼子的事迹,讲到动情处时唾沫飞溅,甚至豪声高歌,一双筷子比比画画地指点江山,也不管两个一脸茫然的两个小东西爱听不听的。记得六四事件的那年,老爷子所住的那个镇处处盛传着共产党要垮台的消息,酒醉后的老爷子在院子里高唱:“踏破贺兰山缺,朝天阕……”随后翻出了柜底那套蓝得发灰的红军服一穿,说是要去北京勤王,硬是被老伴和几个子女死拉硬拽地拖回房里,可他却因为赌气绝食而瘦了一大圈。

在镇子里曾闹腾过一件惊动中央的事,据说也是出于老爷子的杰作。几年前省里曾下了一笔款项说是帮助地方改善路况建设,到款后却迟迟未见开工,倒是见到镇政府那辆新添置的丰田轿车泊在酒楼下,楼上是却那个不成器的乌龟镇长和一群群王八领导借着考察调研的名目夜夜笙醉花天酒地。一日酒醉,老爷子怒从心起,操起一根扁担出了家门,砸坏了轿车的挡风玻璃不说,硬是将一桌的干部打得鸡飞狗跳。

最离奇的事莫过于老爷子去世那日下午,靠输营养液持着一口须臾之气的他缓缓睁开双目,大呼要酒喝,子女们拗不过,打了三两黄酒,喝完便躺下一动不动,半个多小时后长舒一口:“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言罢闭眼,两行浊泪徐徐而下,众人哭作一团……

两个多小时的火车,一路听着朋友讲述老爷子的事迹,不免有些惆怅,走入灵堂,上一柱香,三鞠躬,抬头却见遗像中的老人目光炯炯,烁烁有神,嘴角含笑,却不失刚毅果敢的本性。一瞥眼望见坐在轮椅上年近古稀的老大,独自抵个白手绢黯然神伤,却不知这一刻是否还在为他父亲当年的一板凳所怨愤埋呔。退出灵堂,又不禁回头一望,高高在上的发了黄的画皮子似乎结了些蛛网灰尘,两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慈祥面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叹一口气,摇摇头,步入后院,却隐约间仿佛看见老爷子弓形虎步地为着信仰而撩袖高歌:“踏破贺兰山缺,朝天阕……”再叹……

天落着细雨,沥沥的,忽紧忽慢地让人悲从心起,此时的泪水才潸然而下……


作者:leedscat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eedsca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96468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