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第二節 三.六通告和淮海路事件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第二節 三.六通告和淮海路事件   
范似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3/12
文章: 211

经验值: 310


文章标题: 第二節 三.六通告和淮海路事件 (581 reads)      时间: 2004-9-20 周一, 上午6:44

作者:范似棟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第二節 三.六通告和淮海路事件

上海「二.五臥軌事件」的餘波擴散到全國其他城市,南昌、溫州、廣州、杭州,以及福建一些城市也發生了知識青年要求回城落戶就業的情況,當地報紙都有公開報導。
港、台、日本的與論都有加油添醬的報導,有的把上海二.五臥軌事件的事後被捕人數說成四千多,又說逮捕時開了槍,用了高壓水龍頭,不少人死傷,等等,熱鬧了一陣。
從外地剛剛回滬的知青把真實的情況帶到人民廣場。全國各地的知青都在鬧回城,黑龍江的上海知青實行三光政策,把知青住的房子燒光,把自己養的豬殺光,把自已種的蔬菜拔光,表示破釜沈舟的決心。有的人開著生產隊的拖拉機,一直往南開,油燒完了,就把拖拉機扔掉。有的知青拿著民兵的槍,衝到大隊部或公社機關要求當地領導出具回城的證明。農民和當地幹部叫苦連天,都希望知青早日離開。
更嚴重的是,雲南的知青阻攔了支持越南前線的軍車,和押送的士兵發生衝突,部隊請示上級,再遇到這種情況,要不要開槍?

這些國內外的信息回饋到中共高層,幾個老頭一商量,覺得不能再亂了,該剎車了。主張最堅決的是新上任的全國政法委書記,黨內主管治安的彭真。
彭真的精明能幹在中共黨內是出了名的,毛澤東都悚他幾分,所以文革第一刀就從他頭上開始。彭認為如果局勢再亂下去,有可能不可收拾,到時候該負責的就是他。他是一輩子要強的人,不想他管的事兒出錯。從這個道理上,他不能不時時催促鄧小平和陳雲,預先防著點。但鄧小平不久前還說過異議運動的好話,一下子轉不過彎。

三月六日上海當局發佈六不準的通告,三月二十五日又在《人民日報》刊登。即:
一、居民舉行集會遊行,必須聽從民警指揮,不准阻攔車輛,堵塞交通。
二、不准攔截火車和無票強行登車。
三、不准衝擊黨、政、軍機關和企、事業單位,不准佔領辦公室,破壞公物,打罵幹部、民警,妨礙公務。
四、不准造謠惑眾,不准煽動鬧事,不准以任何方式進行誹謗和誣陷。
五、除指定地點外,不准在公共場所,建築物任意張貼和塗寫標語、海報、大字報。
六、不准印製和出售反動、迷信的書簽、畫片、照片、圖片;不准賭博,不准販賣票證。

通告發佈後,人民廣場上議論紛紛。傅申奇的《民主之聲》和林牧晨的《海燕》合出了一份傳單,專題駁斥三.六通告。廣場上出現許多大字報,或說通告踐踏民主、壓制人權、或說通告的發表,意味著要收緊了。

廣場一角又出現了張先樑的政治諷刺詩:
天若有情天亦老,安邦治民要鋼刀,爾輩小醜敢跳樑,抬頭看看新「六條」。
有人悲歌有人笑,只縁人間無舜堯,大街小巷飛桎梏,莫談國事最重要。
好笑好笑真好笑,窮鬼竟想吃蛋糕,悟空棒前難留軀,問你民主要不要。
廣場尊嚴比天高,謹防假冒妙又妙,反正中國人太多,廣場比人還重要。
回去打牌有多好,偏在廣場瞎胡鬧,此地不是美利堅,看我袋裡有手銬。

也有異議人士指出另一個問題:公安機關是執法機關,擅自頒布法規,本身是違反憲法。以後,上海市人大出面制定了相應的規定,但沒有承認公安局的「三六通告」是違憲行為。林畊康又跑來對胡可師說,「你們說的道理是對的,看來市領導聽取了你們的意見。」

形勢越來越嚴竣。現在,胡可師多少了解了喬忠令這個人,總覺得喬是一個累贅,不但喬的演講時常給中共抓到把柄,而且喬的歷史也會成為當局的一個藉口。一旦人們知道了喬的文革歷史,廣場的名聲立刻就會敗壞。文革後朝野一致不能容忍的是四人幫餘黨還在活動。林牧晨和林畊康也有同樣的擔心。胡串通了張慧康、溫定凱等人,準備開一次會,把應榮耀的召集人罷免,把喬忠令開除出民討會。
這個會定在三月十日,地點是復興公園。正要開會的時候,突然傳來一個消息:淮海路上的大字報被警方撕掉了,大家一下子都怒不可遏。
淮海路的大字報專欄有兩處,相隔很近。淮海路上的一處現在是閔行區工人王名畫、秦雙月夫婦負責,面朝國泰電影院,淮海路、茂名南路轉角的另一處由陳樂波兄弟管理。被撕掉大字報的是王名畫那處。
警方調查得很清楚,人民廣場人多勢眾,陳樂波是老幹部子弟,市政府裡有靠山,所以就 那處的大字報質量不高,人們看完就忘。唯一能在人們記憶中留下印象的大字報是批評上海宣傳部長──車文儀。車是上海市委第一書記蘇振華從部隊帶來的。大字報說車水平差,而且和一個女作家有曖味關係。聰明好學的王名畫文化程度不高,學著寫一些小說和詩歌,其中夾雜著一些愛情描寫,說好了也就是文學青年的水平。但由於地處於淮海中路鬧市區,路過的人都會看上一眼,所以這裡知名度不低,全上海都知道淮海路有大字報專欄。
一伙人風風火火趕到淮海路,許多警察已經等在那裡。李放和警察發生衝突,扭在一起。沈海澟把照相機藏在衣服裡,由史振泰掩護著拍照。有人喊口號抗議警方,有人揚言要把這事通告全國。鬧了一陣就算了,事情沒有進一步惡化。
當局還要作進一步觀察,他們在考慮如何把異議運動官冕堂皇地扼死在搖籃裡,又不讓這個嬰兒發出哭喊聲來影響安定團結。
異議人士又在復興公園開會,喬提出要保衛淮海路。喬的理由是,淮海路的今天,就是人民廣場的明天。貼大字報是人民權利,「三六通告」第五條說要貼在指定地點,現在市政府沒有指定貼大字報的地點,也沒有規定不準貼大字報的地點,所以我們理所當然還可以在淮海路貼大字報。
胡可思發言,要大家注意不要和警方衝突。容易激動的喬立即打斷胡的說話,從椅子上站起來,大聲地說:「不對,我們就是要攔斷淮海路,警方要和我們衝突,我們也不怕。」當時沈海澟想勸阻喬,應也反對喬的魯莽,結果不歡而散。胡通知「海燕」成員,都不要去參加喬領導的阻斷淮海路的行動。

三月十七日,廣場上的異議人士,除了胡可師、林牧晨和廣磚少數人以外,幾乎傾巢出動去了淮海路。林畊康和楊勤恒還是去了。「海燕」雖然是廣場上最象樣的團體,其實也是散沙一盤,誰的話都不是命令。
作為上海市區東西向交通幹線的淮海路原本就擁擠不堪,現在更是水洩不通。圍觀的民眾比異議人士更多,裏三層,外三層。電車擺了一條長龍,乘客們紛紛下車改為步行,市民們怨聲載道,上海市區差不多一半的交通秩序受到影響。溫定凱為此也和喬忠令爭吵起來,一氣之下第二天宣佈退出民討會。
第二天,團市委的陸國樑一臉沉重來找胡。「現在問題已經很嚴重了,」陸說,「我們也沒有辦法幫你們了,沒人可以幫你們了‥‥‥《海燕》也該停辦了‥‥‥你不是反對了一個星期嗎?怎麼喬就不聽呢?」還把胡和喬爭論的每一句話都說了一遍。
胡馬上想到有人給團市委匯報了,那又是誰呢?那次開會有二十多人,誰都有可能,誰又都沒有證據,不好猜。

這時喬忠令正走在一支大約五千人遊行隊伍的先頭。大多數遊行者是還沒有達到落戶求業目的的知青。他們用一張白紙寫了「望鄉」兩個字。「望鄉」是一個日本電影的名字,七八年在上海和北京各大城市的電視台播映,後來又在電影院放映,其中一個主角是妓女。妓女在中國是忌諱的,被認為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標誌,這樣的電影居然也在中國放映,等於在中國人的頭腦中放了顆原子彈。上海幾乎每個人都看過這個電影。
除了寫著「望鄉」兩字的白紙外,這支遊行隊伍沒有旗號,也沒有橫幅。他們很窮,沒有更多的錢買制作橫幅標語的材料。
這支隊伍從人民廣場出發,一路上喊口號,慢慢地遊行到外灘的上海中共市委和上海市政府門前。喬向市革會遞交了一封公開信,讉責中共的上山下鄉政策,抗議當局對知青的態度。喬要讓上海人民知道,他公開挑戰「三.六通告」,不讓遊行,偏要遊行。
這些天,喬忠令天天和沈海澟在廣場附近的一個民房裡幽會。喬在沈面前,竭力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叱咤風雲的英雄。



作者:范似棟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范似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2455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