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俄国被踢出国际社会,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俄国被踢出国际社会,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794

经验值: 518816


文章标题: 俄国被踢出国际社会,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891 reads)      时间: 2022-3-05 周六, 下午6:23

作者:芦笛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俄国被踢出国际社会,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芦笛


一、欧洲历史的分水岭


俄国侵乌战争引起了西方空前一致的强烈反击,其制裁范围之全面、手段之决绝,绝对史无前例。

短短几天内,文明世界就同心协力向俄罗斯发动了一场经济总体战:俄国的主要银行被踢出SWIFT支付系统,俄国国家银行的巨额外汇存底被欧盟和英美冻结,与普京关系密切的俄国财阀们的资产也被冻结、甚至可能被没收;英国还宣布将俄国的债券交易、航空和太空保险等业务逐出英国;欧盟和英美对俄国飞机关闭领空(英国还对俄国商船关闭了所有港口);石油公司BP和Shell不顾巨额亏损,抛出了俄国的股票;美国还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苹果等各大跨国公司宣布退出俄国,就连信用卡巨头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维萨卡(Visa Card)也切断了与俄国银行的联系……

战火甚至延烧到了文体娱乐界。国际足联(FIFA)和欧洲足联(UEFA)禁止俄罗斯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国际残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参加北京冬残奥会;俄罗斯著名指挥家瓦列里·格吉耶夫因拒绝对俄乌战争表态而被慕尼黑乐团解雇;英国取消了原定的俄罗斯芭蕾舞团的访问演出;意大利的一家大学甚至一度取消有关俄罗斯大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课程,只是因为舆论强烈反弹才撤回了这荒谬绝伦的决定……

如此普遍而激烈的反应,不但自苏东帝国崩溃以来见所未见,而且在当年美苏冷战最酣之际也从未发生过。要说这是万恶美帝操纵的,那美帝的神通也就未免太大了。它只能用孟子的话来解释:“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普京冒了天下大不韙,当然只能变成全球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中国现在奉弱肉强食丛林哲学为事实国教,许多国人因此难以相信,世界上除了利益之外,其实还是有道义这种东西的。正因为普京悍然发动的侵略战争威胁到了欧洲人民赖以安身立命的基本价值,他们才不顾上述一系列制裁行动对自身利益的巨大损害,毅然舍利取义。

德国、瑞士、芬兰与瑞典的戏剧性转变最能说明这一点。侵乌战争爆发后,将俄国踢出SWIFT系统是最强硬的英国最先提出来的。那时连拜登都不敢表态——他知道此举必将给欧洲盟友造成巨大损失。我当时觉得欧盟根本就不会同意。欧洲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德国)仰赖俄国供应能源。不仅如此,俄国还向欧洲提供粮食和多种稀有金属。一旦将俄国踢出SWIFT,供应链势必中断,造成严重的经济危机。欧盟的规矩是任何决定都必须获得全体成员国一致同意(亦即任何一国都有否决权)。一旦掐了俄国来的天然气,德国人还怎么过冬?更何况捷克与匈牙利的总统都十分亲俄。

然而事实证明我小看了欧洲人民。战争爆发当天,欧洲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宣布了初步制裁措施,宣称侵乌战争“是欧洲的分水岭”,“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两天后,她代表欧盟宣布了一系列新的制裁措施,包括将俄国的主要银行踢出SWIFT,并再一次指出:“这是一个分水岭。”

同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在议会发表演说时也宣布:“2022年2月24日标志着欧洲历史分水岭。……我们正在亲历这个分水岭时代,这意味着,以后的世界再也不是过去那个了。问题的核心在于我们是否容许强权压倒法律,是否容许普京把时钟倒拨回19世纪那个列强的时代,在于我们自己能否制止普京之类战争贩子。”

他接下来宣布的措施确凿无疑地表明,未来的德国将再不是过去那个德国了:联邦政府紧急追加1000亿欧元的军费预算,以后每年的军费预算都要保持在GDP的2%以上,以发展下一代战斗机和坦克,购买德法意联合开发的无人机以及以色列开发的无人机;更新过时战机,安装电子战设备,等等。

更重要的是,他宣布政府将改变能源政策,避免能源供应依赖于个别公司,尽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同时增加天然气与煤炭的存储,将天然气储存增加到20亿立方米,在世界市场中寻找更多的购买来源,建筑两个液化天然气终端。鉴于目前昂贵的能源价格,联邦政府将向各种机构和穷人发放津贴并减税,等等。

朔尔茨这个历史性演说充满了激情和坚定的意志,就连我这不懂德文的人,听了英语同声传译都深感震动,觉得这完全是紧急战备动员。他口中的新德国将再不是那个武备废弛了70多年的德国,而是决心靠自己的力量保卫自由,为此重新武装起来的军事强国。

与普京及其秘密盟友的宣传相反,欧洲民主国家从来也就不构成对俄罗斯的威胁。尤其德国历来实行和平主义。二战结束后,盟军在该国实行了去纳粹化,强迫人民去参观盖世太保办的集中营,致使全民深自忏悔,无地自容,发誓从此再不使用武力解决国际争端,也绝不向冲突地区输出武器。冷战结束后,以默克尔为首的和平主义者与美国那些“中国老手”一样,坚信通过与专制国家合作发展经济,可以促使对方改恶从善,更是不愿把钱花在军费上。普京发动战争前,德国连防卫本国的能力都没有,只给乌克兰送去5000个钢盔。战争爆发后,德国立即决定援助乌克兰,却只能送点反坦克武器和毒刺防空导弹,好在最近刨遍箱底,总算找到了2700枚前东德库存的苏制防空导弹,赶紧屁颠颠地给人家送去,可见德国的武备废弛到了何等地步。如今德国政府居然下狠心改弦易辙,可见普京的侵略战争给他们带来的震动有多强烈。

这一步可不是容易跨出去的,制裁这把双刃剑,砍在自家身上流的血也不会比对方少多少。德国本来就入不敷出,如今俄国和乌克兰的供应链中断,油气与原材料价格暴涨,更是面临着空前的通胀压力。光是改用美国出产的液化天然气,就要付出三倍的价钱。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暴增军费,给民间发津贴,钱从哪里来?当然只能举债。尽管如此,朔尔茨仍然告诉议会:我知道这些措施意味着加重财政负担,但与乌克兰人民为捍卫自由和民主正在作出的血肉牺牲比起来,我们的牺牲微不足道。

普京也同样吓醒了瑞典、芬兰和瑞士这些中立国家。瑞典和瑞士保持了几百年的中立传统,从未介入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而芬兰自从二战后就严守中立。侵乌战争的炮声一响,瑞典与芬兰立即宣称准备加入北约。瑞士也打破几百年的传统,决定采取欧盟制裁俄国的所有措施,立即冻结其列出的所有的个人和公司的财产,立即制裁俄罗斯总统、总理和外长,声援乌克兰,并将向逃到波兰的乌克兰难民提供救助。据路透社报道,瑞士国家银行的资料显示,俄国的公司和个人2020年在瑞士银行中存放的财产高达110亿美元以上。

所有这些事实都表明,普京发动的侵略战争确实成了历史分水岭。此后的欧洲,将是没有俄国的欧洲,由欧美澳组成的文明世界,将是一个没有俄国的文明世界。老毛子以后只能自摸并与其秘密盟友互摸了。


二、文明世界何以与俄罗斯割袍断义?


文明世界为何绝裾而去?朔尔茨已经在其演讲中作了解释:

“任何一个读过普京历史化论文的人,任何一个观看了他对乌克兰宣战的电视演说的观众,或是任何一个最近与他会谈过几小时的人(就像我那样)都不会怀疑普京想建立一个俄罗斯帝国。他想按自己的观念从根本上改变欧洲的现状,而且,他会毫不迟疑地动用武力来这么做。我们可以在今天的乌克兰看到这点。”

所以,吓醒并激怒欧洲人的是两件事:第一,普京的“历史化论文”与宣战书。第二,在未经任何挑衅的情况下,就悍然采用二战的机械化战争程式,从三个方向全面入侵一个大国(乌克兰是仅次于俄罗斯的欧洲第二大国)。几乎所有的欧洲媒体都惊叹,自从二战结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在欧洲发生这种战争。

然而讽刺的是,并不是所有看过普京的“历史论文”和宣战书的人都像朔尔茨那样震惊与反感。相反,中国知音们就对普京2月21日的电视演讲非常激赏。外交部发言人在2月24日及2月28日对记者们反复强调:“乌克兰问题有着非常复杂的历史背景和经纬,演变到今天这种局面,是各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乌克兰问题有着复杂和特殊的历史经纬,(中国政府)理解俄方在安全问题上的合理关切。”

那么,什么是“乌克兰问题的历史背景和经纬”?普京已经在2月21日的电视讲话里讲得清清楚楚了:

1)自古以来乌克兰就是俄罗斯的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自古以来,古俄罗斯西南部历史土地上的居民都自称为俄罗斯人和东正教徒。在17世纪之前,当这些领土的一部分与俄罗斯国家统一的时候,以及之后都是如此。”

2)现代乌克兰是列宁为了保持权力造出来的怪胎:

“现代乌克兰完全是由俄罗斯,或更准确地说,由布尔什维克、共产主义俄罗斯创造的。”“革命后,布尔什维克的主要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持权力……。为此,他们不惜……满足国内民族主义者的任何要求,任何愿望,……不惜接受布列斯特条约的屈辱条件。”“布尔什维克的政策导致了苏维埃乌克兰的出现,即使在今天,它也可以被合理地称为 ‘弗拉基米尔·列宁乌克兰’。”

3)乌克兰至今仍然不是一个稳定的真正国家:

“乌克兰基本上从来没有一个稳定的真正国家的传统。”“在乌克兰,一个稳定的国家地位还没有建立起来。”

4)他准备彻底肃清共产化的流毒,改正列宁、斯大林和赫鲁晓夫的错误,重建沙皇时代的俄罗斯帝国:

“你想要去共产化?嗯,这很适合我们。但我们决不能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半途而废。我们已经准备好向你们展示真正的去共产化对乌克兰意味着什么。”

难怪芬兰会被吓得赶紧要求加入北约——它也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的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波兰也同样如此。好在这四个国家都已加入北约,用不着服定惊散了。

看懂了普京讲话的“历史经纬”,也就不难明白为何这些话会获得北京知音的激赏。虽然中共早就蜕变成了中国资产党。但对苏共“亡党亡国悲剧”,中共从来如丧考妣,习近平为此还痛惜“更无一人是男儿”。普京这铁血男儿上台后,开始挽回这历史悲剧,喜得习近平声称“我和普京的心是相通的”。如今普京要倒拨时钟,重建19世纪的俄罗斯帝国,习近平当然只会乐观其成。即使普京公开谴责了中共的列祖列宗列宁与斯大林,习近平也只会毫不在乎。反正他现在的“初心”与“使命”是建设世袭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与他的列祖列宗再无相干了。

普京若是光是研究历史也倒罢了,问题是他还为“收复失地”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战争,犯下了大量的战争罪行。

本来,二战结束后,19世纪与20世纪上半叶的“列强时代”已告终结。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侵略战争已经成了文明世界坚定的共识,联合国就是为此成立的。这些共识被特地写进了联合国宪章,成了每个成员国都必须凛遵无违的普世价值观。而俄罗斯在21世纪还悍然撕毁联合国宪章,冒天下之大不韪,当然要激起众怒。

诚然,美国和英国也曾在2003年不顾法国与德国反对,悍然入侵伊拉克。本人当时写了大量反战文章,欧洲各国各大城市也曾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反战示威。但无论是我,还是欧洲的一般民众,都没有像这次这么震惊。那是因为英美实行的是速战速决的精准打击,没怎么累及平民,哪像如今普京居然在欧洲的腹地打起大规模毁坏人民生命财产的旧式机械化战争来,甚至还涉嫌使用禁止使用的集束炸弹与真空弹!难怪海牙国际法庭正准备以战争罪起诉普京。


三、欧美的失误


这不是说欧美一点过失都没有,但充其量也就只可能是策略错误。

苏联垮台后,叶利钦十分亲美,想向西方靠拢。普京刚上台时也如此。不幸的是,普京后来发现,他其实是单相思,欧美并没有流露出同样的热情来接纳他。这是因为他们熟知俄罗斯那个臭名昭著的战争民族(请小粉红注意了,不是“战斗民族”)疯狂扩张的天性,对俄国抱有难以驱散的戒心。波罗的海三国和前东欧共党国家尤其如此。它们吃够苏联的苦楚,好不容易才挣脱锁链,从熊爪下逃出来,梦里也怕丧失独立与自由,再度落入血海。因此,它们逃出生天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请钻到北约的保护伞下。那动机与今日的芬兰与瑞典毫无二致。一个正常人,即使头被碓打晕了,也不会相信伏低做小70多年的芬兰会去进攻俄国吧?

这就是北约为何东扩。它根本就不是普京与习近平污蔑的那样,是为了威胁俄国,而是北约无法拒绝为这些小国提供保护,坐视它们再度沦陷于俄国坦克之下。

不幸的是,俄罗斯地处东欧大平原,乌拉尔山以西无险可守。这自然条件决定了俄罗斯人从来缺乏安全感,因此如同中了魔怔一般,拼命把边界线往外推,以获得足够的缓冲带。这个因素,再加上对出海口的渴求,便养成了俄罗斯对开疆拓土贪得无厌的民族性。战争民族就是这样炼成的。

因此,北约当初没有照顾到战争民族的病态心理,通过东扩在客观上刺激了北极熊,可能确实是个策略失误,但道义上无可指责。人们当然可以假想,如果西方当初对普京再热情些,多拉少推,或许今日俄国与西方的关系会更好。所谓“策略失误”就是在这种假想前提下作出的推断。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谁去做俄罗斯的魁首,恐怕都得顺应战争民族渴求“国威”的劣根性,迟早要因“收复失地”与西方发生冲突。所以,若北约不东扩,被毛子恨之入骨的波罗的海三国恐怕早就沦陷了。而格鲁吉亚要是早就加入了北约,也就不至于丢了南奥塞梯。

其实上面已经说了,扩张前的北约国家都是文恬武嬉,不但对战争毫无兴趣,甚至把北约经费视为经济负担。不但欧洲如此,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府也如此。他实行的是“美国优先”的孤立主义,再不想当民主国家的保护人。为此他不但逼着北约盟友缴纳积欠下的经费,还不顾盟友抗议,悍然从德国撤军。他的国防部顾问道格拉斯·麦克格雷格(Douglas Macgregor)更是反对北约东扩,至今认为俄罗斯“收回乌克兰”就是应该的。

所以,所谓北约东扩构成了对俄罗斯的武力威胁,完全是无端污蔑。不过,普京和习近平等人不可能明白正派人的侠义心肠,有这种误解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仅仅出于病态猜疑,就要发动战争,并吞一个主权国家,这就是不可容忍的了。


四、关于战争结局的猜想


俄国虽然恃强凌弱,摆出了三面大纵深进攻、灭此朝食的汹汹架势,却像拉·丰登寓言写的那样:“大山临盆,天为之崩,地为之裂,日月星辰,为之无光。房屋倒塌,烟尘滚滚,天下生灵,死伤无数……最后生下了一只耗子。”鏖战9日,俄军至今只拿下了赫尔松那个较大的城市。





对此奇观,网上流行的一种解释是,乌克兰得到了欧美的大量先进武器,学会了打信息战、电子战、智能战,这才成功阻滞了俄军的进攻。窃以为此说的作者未免想多了。

在俄国吞并了克里米亚后,英美确实帮助训练装备了乌克兰国防军。美国还可能在这次战争中为乌克兰提供了精准情报,但依愚见,乌军并未掌握电子战、信息战、智能战等技术。英美提供的军火也远远不够,否则那长达40英里(约64公里)的军事车队也就不会在公路上摆放了四五天还安然无恙了。更何况如果乌军有足够的反坦克导弹,政府又何至于发动群众大量制造莫洛托夫鸡尾酒?说实在的,电视上乌克兰女性纷纷制造那原始燃烧瓶的情景,看了不禁让人酸鼻:就算真有效,那与黄继光舍身炸碉堡又有何区别?

我觉得还是西方的防务专家们说的有道理:普京被自己叫卖的“历史经纬”哄信了,真的以为乌克兰人民日夜盼望回归祖国。只要空降部队活捉或干掉了泽伦斯基,大部队跟进,人民就会夹道欢迎。正因为他掉以轻心,才会派出毫无经验的应征入伍者。乌克兰电视台最近显示了多名战俘。那些人众口一词,都说行前长官告知此行只是训练,等进入乌克兰后才发现不但自己来到了战场,而且遭到乌军的异乎寻常的猛烈抵抗。也正因为他掉以轻心,才把闪电战打成了胶着战,此后侵略军各方面的准备不足、尤其是严重的后勤问题就暴露出来,限制了车队的迅速机动。

但普京绝不会善罢甘休。在前天的电视演说里,他仍然声称决不放弃俄罗斯人与乌克兰人是同一民族(Russians and Ukrainians are one people)的坚定信念,发誓一定要消灭“新纳粹”。所以,战争将继续下去。

但连外行都知道,用坦克打巷战是大忌,因为视野和运动受限,坦克必然变成凭借建筑物抵抗的守军的活靶子。哪怕是简陋的莫洛托夫鸡尾酒,从楼上扔下去都可能奏效。所以,看来那60公里长的车队将用来合围基辅。此后要么是靠长围久困饿死守军,要么靠狂轰滥炸将基辅夷为平地。

不难想见,如此一来势必造成更惨烈的人道惨祸。即使如此,普京也不会收手。他知道,战争民族输不起外战。当年尼古拉一世因为克里米亚战争失利而羞愤自杀;尼古拉二世输掉了日俄战争就引发了1905年的革命;俄国在一战中丧师失地,引发了1917年的二月革命;就连真正的铁血强人斯大林,也曾因为卫国战争初期兵败如山倒而惶恐不安,以为在他撂挑子不干期间登门促驾的政治局委员们是去逮捕他的。

所以,我预期,不管后果如何,普京一定会蛮干到底。基辅沦陷后,泽伦斯基政府成员们只有三条路:被擒、战死、流亡。但是,正如西方观察家说的那样,发动一场战争容易,要结束它就难了。乌克兰人民不会屈服。那“欧洲之门”很可能变成第二个阿富汗。


五、未来之大变局:新的“大陆漂移”?


前些天拜登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一呼百诺,甚是风光。然而德国观察家Ines Pohl 却在DW News上叹道:他很可能是最后一位信奉“跨大西洋主义”的美国总统。欧盟相信俄国是头号敌人,而美国人认为中国才是心腹大患。拜登把内政搞得一团糟,民主党在下次大选很可能落败。共和党上台后,恐怕就要放弃欧洲,把防御重点转移到印太地区去了。

窃以为,这确实是地缘政治以及“历史经纬”造成的两个大陆的裂痕。欧洲人是俄国的近邻,战争民族的疯狂扩张史,给他们留下的记忆深刻到无法抹掉。而中国过去因为积弱,从未对他们构成过威胁,自然也就不会引起他们的警觉。而且,欧洲是“白左”(其实是各种肤色组成的“花左”)的天下,目光短浅,看不到真正对文明世界构成威胁的,不是只知武力征服的老毛子,而是正在将文明世界一点点烂掉的中国。相比之下,美国“白右”就要清醒得多。他们知道,二战后,武力扩张其实是死路一条。真正可怕的是糖衣炮弹,需要全力抵御的,是中共对文明世界的腐蚀与败坏。何况如今“东升西降”,美国根本没有能力同时与中俄对抗,只可能集中全力对付中国。

其实,欧盟也知道中国是俄国的秘密盟友。王毅曾向全世界宣告:“中俄战略合作没有止境,没有禁区,没有上限。”这话暴露了中俄的盟友关系亲密到了何等地步。哪怕是历史上最铁的盟友如英美也未必能做到。美国人与英国人的战略合作可是有禁区,有上限的,当初氢弹的研发就是一例。所以,普京在发动侵乌战争前,很可能与习近平合谋过。

据《纽约时报》披露,战争爆发前,拜登政府高级官员与中国高级官员举行了六次紧急会议,美方在会上拿出了俄罗斯在乌克兰附近集结军队的情报,恳请中方告诉俄罗斯不要入侵。中方官员每次都予以回绝,声称他们并不认为入侵行动正在酝酿中。此后美方官员发现,北京与莫斯科分享了这些信息,并告知俄国人,美国正在试图挑拨离间,但中国不会试图阻碍俄国的计划和行动。

就算不知道这些内幕,看看战争爆发后中方的无耻表演就够了。举个最典型的例子:战争爆发当天,西方记者在外交部记招会上多次问华春莹,俄国是否入侵了乌克兰,但华除了用“历史经纬”来规避外,便是谴责美国主导下的北约东扩。北京至今仍拒绝承认俄国入侵了乌克兰。

最绝的是在3月1日的记招会上,路透社记者问发言人汪文斌:

“昨天你说到,一国安全不能建立在损害别国安全的基础之上,更不能出于寻求自身绝对军事优势和绝对安全而肆意损害别国主权和安全。我们这里想请你澄清一下,你说的一个国家是不是指俄罗斯?还是别的其他国家?”

汪竟然如此回答:

“你提到的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你一个清晰的解释。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所指出的,中方一贯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认为一国的安全不能以损害他国安全为代价,地区安全更不能以强化甚至扩张军事集团来保障。冷战思维应当彻底摒弃。各国的合理安全关切应当予以尊重。在北约连续五轮东扩情况下,俄罗斯在安全方面的正当诉求理应得到重视和妥善解决。我不知道你清楚了没有。”

所以,俄国入侵乌克兰是“理应得到重视和妥善解决”的“正当诉求”,而北约东扩才是“寻求自身绝对军事优势和绝对安全而肆意损害别国主权和安全”!您能想象世上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人吗?

欧盟的花左们就再是傻白甜,也不至于看不出,中共这些无耻表演正好暴露了习近平就是普京的共犯,两人的心确实是相通的。

但知道了,又如何?以欧盟的军力,光对付俄国就已够勉强的了,何况他们根本就离不开中国市场。在失去俄国的能源、粮食与矿产供应后,再切断中国的供应链,欧洲经济绝对只会崩盘。所以,欧洲别无选择,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中共,去全力对付老毛子。

由此看来,“大陆漂移”仍在进行中,北美大陆仍在离开欧洲,大西洋变得越来越宽。未来的世界很可能是中俄结盟,欧洲全力对付俄国,而美国全力对付中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六、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若以上假想成真,则我看失败者将是俄国和美国。

俄国必败的理由很明显。如同一位刻薄的西方观察家评论的,如果略去庞大的武力,则俄国不过是个加油站而已。俄国那微不足道的经济体量,不可能长期支撑庞大的战争机器。北极熊将在新一轮军备竞赛中再次轰然倒地。

美国失败的理由我早就讲过了,自克林顿以下几位总统,都是列宁嘲笑过的useful idiots(有用的白痴),一直在饮鸩止渴,养虎遗患,养得中共那毒瘤全面长入了文明世界的躯体,一旦剥离就要命丧黄泉。美国强大的武力或许能吓阻共军对台湾与南海的进犯,却不能抵挡中共癌细胞对自身肌体的蚕食鲸吞。掏空了身子的山姆叔终将倒在华尔街倡导的全球化中。

除了和平埋葬美帝外,中共还将趁虚而入,抢占腾空了的俄国市场。中国的剩余资本将取代离去的西方资本,源源注入俄国的企业。中国手机将取代离去的苹果手机和三星手机,等等。中共甚至可以把过剩的基建产能输出到俄国去,把俄国全境都包括在“一带一路”中。自从苏联崩溃后,俄罗斯就不曾修建过新的铁公机(铁路公路机场)。那儿是一个广阔天地,基建狂魔们在那儿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唯一碍事的,只是战争民族的势利德性。我在《野蛮的俄罗斯》(购买信息: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E8%8A%A6%E7%AC%9B_%E9%87%8E%E8%9B%AE%E7%9A%84%E4%BF%84%E7%BD%97%E6%96%AF?id=lSbwDwAAQBAJ&hl=en)中介绍过,俄罗斯地处欧亚结合部,其人民也就如同城乡结合部的居民一般势利,压根儿看不起亚洲人。连毛泽东都察觉了这一点。而且,苏联时代迁往西伯利亚的“支边人员”早就走空了,在身后留下了无边的荒野。克里姆林宫正为此发愁,日夜担忧中国人趁虚而入,占领了那无人区。中共真要去那儿搞什么一带一路,只怕立即就要引动战争民族特有的猜忌心发作。弄到后来,说不定又要来一次中俄分裂。不过,在被文明世界抛弃后,俄罗斯手上也就只有中国这张牌了。起码,与中国的权宜婚姻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总之,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中国都很可能在已经到来的“寒热错杂战”(冷战+热战+不冷不热战)中变成最大的赢家。

以上所说,当然是我这个天性悲观的人的区区管见。前景可能没有那么黯淡吧。不过我还是觉得,文明世界从中共手下获救的唯一希望,全在于中共因内斗而垮台。

作者:芦笛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上一次由芦笛于2022-3-06 周日, 上午1:05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1119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