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汪精衛衛士張國俊:我永遠無法忘記汪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汪精衛衛士張國俊:我永遠無法忘記汪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   
草虾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32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683

经验值: 9826


文章标题: 汪精衛衛士張國俊:我永遠無法忘記汪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 (138 reads)      时间: 2021-9-20 周一, 上午7:47

作者:草虾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
集團資訊

專訪汪精衛衛士張國俊:我永遠無法忘記汪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
許劍虹(Samuel Hui) 2020/10/01

許劍虹(Samuel Hui)
許劍虹(Samuel Hui)
許劍虹,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碩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到汪精衛到底是不是「漢奸」的問題,老人家永遠無法忘記當年他在頤和路34號服務時,汪精衛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張國俊認為汪精衛是當年中國容貌最英俊的政治人物,與日本合作的目的是給老百姓爭取喘一口氣的空間。

今年是抗戰勝利75周年,筆者過去曾寫過《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向當年參戰的海陸空將士致意。不過一個完整的抗戰史,並不是只存在抵抗者的視角,合作者的觀點也不能夠漠視。然而兩岸關於抗戰的傳統歷史論述上,將所有二戰時與日軍合作,尤其是加入汪精衛政權的人視為「漢奸」看待,不願意深入討論這一層面的歷史。

荷蘭歷史學者伊恩・布魯瑪(Ian Buruma),在他的作品《罪惡的代價:德國與日本的戰爭記憶》(The Wages of Guilt: Memories of War in Germany and Japan)中也坦承,親歷納粹佔領的歐洲人傾向於將自己形塑為英勇的抵抗者,並對更多同胞當了合作者的事實避而不談。即便是在荷蘭這樣開放的西方國家,也是要到70年代以後才逐漸願意面對殘酷的歷史事實。

面子問題給亞洲人帶來的困擾向來多於歐洲人,所以否認南京大屠殺與慰安婦,拒絕向周邊國家道歉的日本人很多。韓國人則如歐洲人一樣,不願意承認大多數朝鮮人在二戰期間支持日本打「大東亞戰爭」的真相,只能以強調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抗日史的方式來掩蓋之。海峽兩岸的中國人,對於抗戰時有2億中國人生活在親日政權統治下當順民的史實也不願給予重視。

對於當時人口四億的中華民國而言,兩億人口佔了國家總人口的一半,雖然受到日軍沒有兵力佔領整個淪陷區的影響,淪陷區內有許多地區是被控制在國軍或者共軍手裡,可重慶國民政府無法掌握住整個國家的治權卻也是事實。畢竟就算是在非佔領區內,許多土地其實是被掌握在中共甚至於蘇聯支持的疆獨份子手裡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生活在日軍佔領區裡的中國人,凡是想要生存下去的都要在不同程度上當合作者。對於絕大多數不想當亡國奴的淪陷區居民而言,有一個中國人組織的親日政權存在,其實是同時能滿足他們生存與自尊上的需求的。所以汪精衛政權是否一定是「漢奸」,是否一定違反了中華民族主義,其實也是個值得商榷的問題。

現居台中的張國俊老爺子,抗戰期間不只留在淪陷區,而且還當上了汪精衛的衛士。汪精衛到底是不是「漢奸」?所謂的「偽軍」是否認可大日本帝國?面對日軍要求他們進剿抗日游擊隊,親日政權下的中國軍隊又是什麼態度?面對今天的兩岸關係,他們又是什麼看法?透過對張國俊的訪談,我們能有更詳細的瞭解。

為抗日投奔新四軍
張國俊生於1922年,是安徽省合肥雲五鄉高崗村人,來自一個在地方上經營當鋪的小康家庭。1937年抗戰爆發時,他正在安徽合法考初中,並受到愛國心的驅使下決定從軍報國,上戰場殺日本鬼子。剛好當時中共新四軍在他老家附近活動,張國俊便主動前往報名參加,並因此在共軍裡當了足足四天的兵。不過因為他是家裡獨生子的關係,很快就被父親給拉了回去。

抗戰初期共軍鼓吹「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對張國俊一家人還算客氣,也就讓父親把年幼的他帶了回去。然而就如同那個時代絕大多數愛國知青一樣,張國俊想上戰場的意志絲毫沒有因為父親的反對而動搖。家裡實在沒有辦法,既不願意讓他跟著中央軍上戰場,也不願意讓他當共產黨的兵,只好透過在合肥當縣幹事的叔叔介紹,讓他去安徽省保安第三團服務。


安徽省保安團的任務是維護地方秩序,不上前線與日軍作戰,確實讓張國俊過了一段還算輕鬆的日子。不過隨著新四軍擴張地盤的野心越來越大,還有國共關係的日益惡劣,中共最終還是把矛頭對準了保安第三團。新四軍殲滅了保安第三團,殺了他們的團長,還處死了保安團裡許多的大哥。國民黨員和地方政府的幹部,當然全都上了新四軍的獵殺名單。

提到中共的殘暴,老爺子表示起初中共是槍斃人,到後來怕子彈不夠就改為活埋人。不過因為地方上的土地很鬆弛,活埋人很難馬上把人悶死,所以共產黨後來決定在泥土上澆水,提高殺人的速度。眼見老家待不下去了,張國俊只好投奔陸軍第21集團軍司令廖磊的部隊,在第7軍第171師第511團當兵,從維持秩序的地方警察變成正規的中國軍人。


許劍虹提供
抗戰初期,打著國共合作旗號在江蘇、安徽發展根據地的新四軍,非常受到青年知識份子歡迎
隨李品仙圍剿新四軍
廖磊指揮的第21集團軍,屬於第5戰區司令長官,桂系將領李宗仁手下的嫡系隊伍,曾經投入過淞滬會戰。而張國俊所服務的第7軍,更是因為在戰場上令日軍聞風喪膽的作風,被賦予了「鋼軍」的外號。不過隨著主張國共合作的廖磊將軍去世,反共的李品仙將軍兼任安徽省主席、第21集團軍總司令與豫皖邊區總司令,他們的主要敵人由日軍變成了共產黨。

張國俊表示,桂系部隊的裝備不如中央軍嫡系部隊,中正式與捷克造機槍的數目很少,主要還是湖北條與漢陽造等老舊武器。他坦言這些武器面對日軍的大正十一式機槍和八九式擲彈筒比起來,根本就毫無招架之力。中國軍人的待遇普遍不好,每個人一天只有兩餐可吃,有的時候甚至整天沒得吃。腳上穿的草鞋也是自己打出來的,行軍的時候都一邊走路一邊流血。


因為無法擊敗日軍,李品仙選擇保留實力為上,除非逼不得已否則絕不主動開戰。倒是日軍、和平軍以及國軍都把共產黨視為地方秩序的破壞者,有共同掃蕩共產黨的默契。所以在安徽的時候,僅有第171師的第512團被調到大別山支援過對日軍的戰鬥,他們第511團則集中兵力掃蕩共軍。張國軍指出,他們不是被動等待共軍上門,而是常常主動出擊中共根據地。

他表示老百姓對於李品仙的態度,並非如大陸抗日神劇裡演的那般厭惡。因為新四軍在地方上的表現,確實也是魚肉鄉民,而且擅於對富人藉機敲詐。比如曾有人開玩笑要拿家裡的捷克造機槍去打「新老四」,結果共產黨幹部就上門要求開玩笑者應該「一致對外,不該槍口對內」,隨即開口索要機槍。老百姓手上沒有機槍,只好按照共產黨的要求捐米消災。

新四軍到老百姓家裡面住,看到有人使用日軍軍票就指控對方私通鬼子,要搜房子。往來淪陷區做生意的老百姓,手中怎麼可能沒有敵偽鈔票,但是為了避免被中共指控通敵只有給錢才能消災。然而中共對抗日的態度卻是無心無力,每次看到日軍來掃蕩,也是把老百姓丟掉就跑掉,主因在於新四軍只有土造槍,打三發就報銷了。他們的手榴彈土造,丟出去根本不會炸。


Photo Credit: 天竺鼠 @ public domain
桂系將領李品仙,是出了名的反共將領,戰後隨白崇禧將軍來到台灣
成為和平建國軍的一份子
眼看在桂系部隊裡的日子苦,打的又都是中國人打中國人的仗,張國俊決定離開第7軍,在老鄉介紹下到南京求發展。恰好位於南京頤和路34號的汪精衛公館需要衛士,於是他又進入和平建國軍警衛旅警衛大隊第三中隊服務。從新四軍開始,歷經地方保安團與桂系士兵身份,最後搖身一變成為南京國民政府汪精衛衛士的張國俊,又是如何評價這個親日政權呢?

老爺子表示,身為國民黨總裁的汪精衛是100%的文人,並沒有屬於自己的軍隊。汪精衛的南京國民政府,是以1937年由北洋遺老中的親日派成立的中華民國維新政府為架構所建立,和平建國軍的第一支野戰軍,即第一方面軍也是由維新政府任援道將軍的蘇浙皖三省綏靖軍改編而來,並不真正聽從汪精衛的指揮。

和平建國軍的第二方面軍,則是由1942年投效日軍的西北軍孫良誠部隊改編。任援道也好,孫良誠也罷,他們在戰場上都只聽從日本人指揮,並不甩人在南京的汪精衛。汪精衛如同蔣中正一樣,面對和平建國軍軍令不統一的問題,所以他打算建立屬於自己的黃埔系軍隊。他在陳公博幫助下,於上海成立中央陸軍軍官訓練團,並自任團長以培訓自己的嫡系將官。

中央陸軍訓練團的學生,又多是以在戰場上被俘虜的中央軍軍官或者淪陷區的愛國知識青年為主。來自大陸的史料指出,陳公博曾邀請「八百壯士」的謝晉元參加和平建國軍第一方面軍,結果遭到謝晉元拒絕並當眾撕毀委任狀。陳公博邀請謝晉元進入第一方面軍,壯大任援道部隊的可能性在筆者看來幾乎是零,如果謝晉元真的願意當和平軍,大概也只可能是中央陸軍訓練團的幹部。

而張國俊效力的警衛旅,則主要是由中央陸軍訓練團畢業的軍官擔任指揮幹部,所以謝晉元成為警衛旅幹部的可能性更是遠大過第一方面軍。不過歷史上謝晉元終究拒絕了陳公博的邀請參加和平建國軍,而且還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慘遭部下殺害。據說殺害謝晉元的主謀郝鼎誠,是受到中共地下黨員姚惠泉蠱惑痛下殺手的,但無論如何謝晉元最終沒有「下海」成為「偽軍」。

可還是有不少被俘或者變節的黃埔軍校生,為了避免被日軍殺害或尋求在和平軍中飛黃騰達,進入警衛旅擔任軍官。汪精衛與周佛海以這批黃埔軍校生為基礎,將警衛旅擴大為警衛師,再擴大為軍事委員會的直轄警衛軍,負責拱衛首都南京的安全。隨著部隊規模的擴大,張國俊也成為了警衛第三師的士兵,他的師長陳孝強,就是謝晉元的廣東蕉嶺同鄉,陸軍官校第2期畢業。


許劍虹提供
直屬南京國民政府的警衛軍,是唯一一支真正意義上由汪精衛控制的和平建國軍武裝,從外觀上看起來十分類似抗戰初期的德式中央軍
警衛軍反抗日軍的通濟門事件
陳孝強將軍原為陸軍預備第8師師長,於1942年7月在太行山上與日軍作戰兵敗被俘,由汪精衛出面邀請後擔任警衛第三師的師長。據張國俊回憶,警衛第三師官兵不脫往日黃埔系的本性,官兵從上到下都懷有強烈的反日情緒。他們與重慶國民政府軍的最大差異,是把「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原則貫徹到底,拒絕配合日軍圍剿忠義救國軍和新四軍。

警衛軍並非野戰部隊,任務是以維持首都南京的安全為主,本來就有正當理由迴避到戰場上清剿抗日武裝。而有警衛軍在南京維持社會秩序,日軍也可以減輕中國戰場上的壓力,將更多部隊派往太平洋或東南亞與美英決戰。於是警衛旅得以在日軍的默許下,與國共兩軍維持相對和平的關係,讓南京周遭民眾有了喘息的空間。

據張國俊回憶,警衛軍訓練有素,素質良好,相當受到南京民眾歡迎。他們懸掛著與重慶國民政府一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唯一的差別只在於旗桿上還加掛了另外一條寫有「和平、反共、建國」三字的黃色三角布。不過後來這條三角布,也在汪精衛的要求下拿掉了。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過去英美佔領的租借都被汪精衛給要了回來,所以張國俊絲毫不覺得自己是在替「賣國賊」效力。

他以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為例,指出如果淪陷區沒有汪精衛政權存在,老百姓必然要受到更多痛苦。警衛軍的裝備十分精良,有些甚至頭上還戴著德國的M35鋼盔,看起來與淞滬會戰時的中央軍沒有什麼兩樣。至於張國俊,他回憶自己在汪精衛公館當外圍衛士的時候,戴的是法國式的鋼盔,不知道是過去國軍遺留下來的,還是維琪法國政府提供給汪精衛政權的。

武器方面,警衛軍則是有些裝備中正式步槍,有些直接換裝日軍的三八式步槍及大正十一式輕機槍。他們的存在,讓南京的日軍無法像過去一樣,肆無忌憚的欺凌中國老百姓。警衛軍的長官討厭日本人,日軍則不信任警衛軍,雙方爆發衝突只是時間上的問題。1944年5月28日,警衛第三師特務連排長夏建華在南京通濟門外與日軍發生肢體衝突,隨後衝突又升高到雙方舉槍射擊對方的局面。

由於兩名日本衛兵在雙方交火的過程中受傷,吞不下這口氣的日軍居然以優勢兵力包圍警衛第三師的師部,抓走了兩名中國軍官,對他們施以各種凌虐刑求。張國俊指出,最後是師長陳孝強得到汪精衛支持,硬是前往日軍軍營將這兩名被打到遍體鱗傷的中國軍官給搶了回來。目睹到日本人對待友邦的殘酷,再也沒有任何一位警衛第三師的師兵相信所謂「中日親善」的謊言。

雖然在日軍的壓力下,夏建華被判處了死刑,但警衛第三師的官兵心中的仇日怒火卻日發不可壓抑。到了8月份,又發生了警衛第三師開槍射殺兩名日軍的中日衝突事件,這次日本人又再度施壓,希望能解除陳孝強的師長職務。最後在汪精衛的斡旋下,陳孝強被調往廣東出任和平建國軍第20師的師長,以免他留在南京將遲早遭到日本人報復。


許劍虹提供
警衛軍的幹部都由上海中央陸軍訓練團的畢業生組成,許多人是在抗日戰場上被俘虜的黃埔系將領,懷有強烈的反日情緒
警衛第三師的國共合作
然而最讓張國俊震驚的,是中共的滲透無所不在,因為替汪精衛擦鞋子的鞋匠,後來就在一次聊天中向張國俊透露了自己共產黨人的身份,自稱新四軍地下情報工作隊的探子。可事實上,中共對和平建國軍,尤其是警衛第三師的滲透遠比張國俊所能想像的還要深。尤其是身為國民黨的陳孝強被調走後,共產黨在警衛第三師的活動更加毫無節制。

原來陸軍官校第五期畢業的中共間諜徐楚光,在8路軍總參謀部指派下到南京展開工作,以黃埔同學會的名義與警衛軍發展關係。考量到有效力汪精衛政權紀錄的黃埔軍校生,都有可能在日本投降後遭到重慶方面審判,中共決定爭取裝備精良又素質一流的警衛軍帶著人員跟武器一起加入共軍。徐楚光到了南京,就與陳孝強拉上關係,準備出任警衛第三師的參謀長。

顯見在警衛第三師裡面,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關係反而比抗日戰場上的國共兩軍還要密切,能在對抗日本這個共同敵人的目標下團結起來。只不過後來陳孝強因為忤逆日軍被迫交出警衛第三師的職務,讓徐楚光到警衛第三師當參謀長的計劃落空。幸運的是,接替陳孝強擔任警衛第三師師長的鐘建魂,不只是黃埔軍校三期畢業生,而且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前中共黨員。

時任南京陸軍官校上校戰術教官的徐楚光,透過另外一位滲透到警衛第三師擔任政治訓練處主任的地下黨趙鴻學與鐘建魂取得聯繫,雙方隨即達成警衛第三師與新四軍之間的國共互不侵犯協議。為確保警衛第三師不阻擾新四軍在南京外圍的活動,鐘建魂師長還將趙鴻學調往六合擔任第9團的團長,等待日本一投降就把部隊拉入新四軍防區。

張國俊表示,他的任務一直是在頤和路34號擔任汪精衛的外衛工作,對共產黨滲透警衛第三師的狀況並不清楚。陳孝強離開警衛第三師三個月,就傳來汪精衛先生在日本去世的消息。雖然日軍的公開消息宣稱汪精衛是病死的,但警衛第三師從上到下都認為汪精衛應該是被日本人殺死的,只因為南京國民政府不願意派兵到太平洋戰場上為日軍當砲灰。

所以汪精衛過世後,張國俊也不願意繼續在南京待下去,就回到安徽老家恢復平民百姓之身。他的這個選擇是正確的,因為警衛第三師也確實在徐楚光、鐘建魂以及趙鴻學帶領下,於1945年8月13日脫離南京國民政府,進入新四軍控制區後改編為華中獨立第1軍。政治成份不夠紅的張國俊,如果繼續留在警衛第三師,勢必難以避免遭到清算的下場。


Photo Credit: 熊震球
警衛第三師無論戰力再強,遇到M5A1戰車也是只有被輾壓的份
在金門覆滅的警衛師
國軍回到南京後,施中誠將軍指揮的王牌部隊第74軍返回南京,並將沒有投共的警衛第一師與第二師收編,補充了過往和日軍激戰後損失的戰力。1947年,改編為整編第74師的第74軍在師長張靈甫率領下到山東孟良崮清剿與山東野戰軍合併後,擴編為華東野戰軍的新四軍。投效中共的警衛第三師,同樣也以華東野戰軍第11縱隊第55團的番號向整編第74師發起進攻。

來自國軍、共軍還有和平軍的王牌部隊齊聚孟良崮相互廝殺,可見孟良崮戰役真的是一場王牌對王牌的戰役。從警衛第三師帶來的大正十一式機槍,在共軍擊敗張靈甫的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許多被俘虜的前警衛第一師、第二師官兵看到有那麼多第三師的同袍在共軍裡面後,更是義無反顧拋棄了國軍,壯大了華東野戰軍的戰力。

眼見紅色革命即將席捲整個大陸,張國俊沒有辦法在老家待下去了,於是他告別了父母、妻子與女兒,到徐州去向裝甲兵報到,希望有能夠反擊共產黨的機會。為了符合裝甲兵招募知識青年的標準,張國俊還故意把自己的年齡抱小了兩歲,才得以進入戰車第一團第一營勤務連服務,終於成為中央軍的一份子,而且還是蔣緯國的子弟兵。

勤務連的工作,主要是負責戰鬥支援,並替第一營營長和輔導長維護他們的M5A1戰車。他表示戰車第一團第一營是抗戰末期唯一參加過滇緬反攻的國軍裝甲部隊,曾在1944年3月3日的瓦魯班大捷中立下大功。既然是全國軍民公認的英雄部隊,以第一營為核心的戰車第一團也是國軍三個戰車團中裝備最精銳的一個。

包括M3A3與M5A1等美援戰車,都在蔣緯國的安排下被優先提供給戰車第一團。負責華北戰場的戰車第三團最可憐,只能使用日軍留下來的九五式或者九七式戰車,他們的後勤環境比起戰車第一團也是遜色許多。不過1948年11月的一場徐蚌會戰打下來,卻讓戰車第一團差點全軍覆沒,因為M3A3戰車和M5A1戰車都不是中共人民戰爭的對手。

中共動員民兵在戰場上大挖壕溝,戰車只要有三分之二車體陷入壕溝內,立即陷入無用武之地。戰車第一團整整兩個營的兵力在中共攻勢下報銷,團長趙志華一度被俘,脫困後在蔣緯國的出面庇護下才得以進入台灣。至於張國俊則比較幸運,在國軍防線瓦解前就跟著第一營離開徐蚌戰場返回南京,他的軍階也從原本的技術下士晉升為上士。

彷彿如福星高照般,蔣緯國希望為戰車第一團留下最後一絲生機,優先將他們從上海運送到了台灣,讓張國俊得以毫髮無傷進入復興基地。就如他在警衛第三師投靠前即時離開一樣,張國俊總是能在危機還沒來臨前就逃到安全之地,仿佛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保衛著他。他表示最慘的是戰車第三團,整個在傅作義將軍叛變時跟著一起被改編成了解放軍的裝甲兵。

抵達台灣以後,裝甲兵重新調整了作戰編制,將張國俊分發到重新組建的戰車第三團第2營服務,而戰車第三團第一營就是1949年10月25日到27日金門保衛戰的主力。此次張國俊又與危險的戰爭擦身而過,沒有被派往前線投入這場成功阻止共軍渡海來台的關鍵戰役。然而這場戰役與張國俊的關係,實際上卻又比他想像的還要深,因為和平建國軍警衛第三師也參戰了。

警衛第三師的官兵,在編入解放軍以後仿佛成為了這場內戰的最後勝利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群開國功臣。可沒想到他們被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29軍第85師第25三團後,卻在進攻金門時遇到滑鐵盧,落了一個全軍覆沒的下場。而且他們的死狀之悽慘,根據張國俊先生從第一營老兵那所聽聞到的情況是相當令人髮指的。

原來戰三團在戰場上的步戰協調作戰並沒有後來國軍宣傳的那麼好,而且整個戰場上已經陷入一片混亂,且國共雙方穿的制服又幾乎一樣,所以國軍M5A1戰車輾過的不是只有前警衛第三師的共軍士兵而已,還包括胡璉第20兵團和青年軍第201師的國軍步兵。張國俊的小道消息,完全符合筆者從中彰榮家第18軍老兵魏德林老先生那聽到描述,足見古寧頭戰役的殘酷。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張國俊爺爺表示,國共內戰的慘痛教訓讓他相信汪精衛的和平路線對中國是比較好的,所以他也從維持兩岸和平的角度出發,在今年總統大選中支持韓國瑜
期許兩岸永久和平
幹過共軍、地方保安團、桂軍、和平軍還有中央軍的張國俊,到了台灣以後的軍職生涯還算一帆風順,最後以兵工科保養組上校組長的軍階於1970年除役。在那個白色恐怖的年代,曾效力共軍和「偽軍」的他沒受牽連,甚至當1964年湖口兵變爆發後,揚言率領裝甲兵進攻台北陸軍副總司令趙志華被捕下獄,就連蔣緯國也受到牽連,偏偏張國俊就是一點事情都沒有。

反而是兩岸開放後,回到老家的他得知大陸親人都在中共上台之際遭到清算鬥爭,母親、太太和女兒都被餓死的消息。所以對於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共產黨,老先生回想起來還是深惡痛絕。也因為這個原因,張國俊到今天都還是100%的中國國民黨忠貞黨員。就連他後來再娶回來的大陸配偶,都在來台灣以後加入中國國民黨。

提到汪精衛到底是不是「漢奸」的問題,老人家永遠無法忘記當年他在頤和路34號服務時,汪精衛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張國俊認為汪精衛是當年中國容貌最英俊的政治人物,與日本合作的目的是給老百姓爭取喘一口氣的空間。他指出:

汪精衛認為抗戰不會成功,和平才會成功,無論是抗戰還是和平,都是要確保中國不會滅亡。

對於張國俊等汪精衛的支持者而言,蔣中正領導對日抗戰固然偉大,卻讓中華民族付出太多代價。尤其光是一場淞滬會戰打下來,就把德國顧問為中央軍培訓的精銳部隊通通打光。而且之所以付出這些犧牲,還是為了爭取英美各國參戰的「投名狀」,讓他們深感不值。感覺抗戰整場打下來的結果,似乎不過就是讓中華民國成了美國獨霸西太平洋的砲灰。

或許對中國最好的結果,不是搶在英美之前先與日軍開戰,承受日本帝國的第一波打擊,當然也更不是成為蘇聯赤化遠東的馬前卒,而是如泰國那樣在日本強大的時候追隨日本,等到英美列強反攻的時候再轉換陣營,反而能讓中國在損失最少的情況下爭取到最大利益。筆者並不完全同意汪政權支持者的論述,但是從張國俊先生的觀點來看,他們的出發點顯然也是為了中國好。

整體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中國戰場可以被視為列強在中國的代理人戰爭,汪精衛代表日本,毛澤東代表蘇聯,蔣中正代表美國。汪精衛政權的存在,至少讓中國得以在軸心國戰勝的情況下保留戰勝國的地位,就如同法國的維琪政權一樣。而且汪精衛政權沒參與過任何對猶太人或者其他少數族裔的種族屠殺,正當性至少是勝過維琪法國的。

筆者在個人立場上其實是更認同主戰派的蔣中正,無意在這裡替汪政權翻案,但是身為國民黨黨員的我卻也不得不承認,今天的中國國民黨在主和或者主戰問題上其實繼承後者的部份遠比前者維多。因為無論面對的是日本還是中共,蔣中正都展現出了驚人的決心與意志力,戰爭只要一打起來就絕對沒有妥協的空間可言。

而國民黨從經國先生1988年病逝以來,就再也沒有如蔣中正這樣強硬的「主戰派」領袖了,無論是李登輝、連戰還是馬英九都傾向於以和平手段處理兩岸問題,儘管這背後有相當程度上是受到1979年美國與中共和解後的兩岸情勢所影響。先不論蔡英文總統有多少意志帶領台灣承受中共的第一波攻擊,但是她的這段表述就足以讓自己看起來更像淞滬會戰爆發時的蔣中正。

筆者不敢說蔡英文是否真的是「主戰派」,但洪秀柱與韓國瑜等不惜一切代價維持兩岸和平者,確實是完整繼承了汪精衛的「主和」精神。他們嚴格上來講不是投降派,因為他們還是希望中共能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治權。所謂「一中同表」,其實也是尋求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政權在互不否認的情況下建立緊密的官方合作關係。

至於民進黨的大多數人,其實還是偏向於以和平而非戰爭手段解決兩岸關係的,所以無論是站在藍綠的立場上來看,持續批評汪精衛為「漢奸」確實是不怎麼公平的。因為光是從邦交國的數量上來看,汪精衛政權的表現其實是足以輾壓1979年以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更何況承認南京國民政府的國家,都還是如德國、義大利、芬蘭與西班牙等世界主要國家。

張國俊親身經歷抗戰與內戰,看到很多周邊的人遭遇戰爭帶來的不幸,所以他基於反對兩岸開戰的原因,支持韓國瑜為代表的中國國民黨,本質是不矛盾的。更何況張國俊在對岸還有許多親人,本身是兩岸一家親與終極統一的支持者,所以他支持國民黨本來就是順利成彰的。更何況75年前爆發的那場國共內戰,給他帶來的痛苦經驗實在是太深刻了。

過去一起在警衛第三師服務的弟兄,到了戰後分屬國共兩軍互相廝殺,最後卻在古寧頭之役全部遭到國軍殲滅。仔細回想,反而在汪精衛政權統治的時代,國共兩邊的官兵在警衛第三師還比較能團結起來共禦外侮,貫徹孫中山先生提倡的中華民族主義。日本投降之後,換來的卻是中國人之間更殘酷的互相傷害,讓走過那一個大時代的長者們都不堪回首。

警衛第三師在金門被殲滅後,留在大陸的鐘建魂將軍當到北京鐵道學院副院長,直到2005年病逝為止。陳孝強因為協助中央軍接收廣州而在戰後得到政府赦免,是少數來到台灣的警衛第三師代表人物,曾在彭孟緝將軍麾下擔任臺灣省保安司令部第一師師長。除陳孝強外,張國俊老先生是筆者在台灣唯一接觸到的警衛第三師老兵。

9月5日與12日兩次訪談完張國俊爺爺後,意外得知他於25日於睡夢中病逝的消息,就如郝柏村院長一樣,經歷過那個大時代的資深榮民正在快速的離開我們這個世界。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
張國俊 汪精衛 和平建國軍 通濟門事件 國共合作 抗戰 抗日 偽軍 精釀歷史專欄

以前瞻眼光展開電動化車款轉型,Lexus HEV油電複合車獨步全球

作者:草虾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草虾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29267950 Skype帐号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41907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