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美国在阿富汗的惨败昭示了“东升西降”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美国在阿富汗的惨败昭示了“东升西降”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791

经验值: 518659


文章标题: 美国在阿富汗的惨败昭示了“东升西降” (1059 reads)      时间: 2021-8-25 周三, 上午9:59

作者:芦笛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美国在阿富汗的惨败昭示了“东升西降”


芦笛


这几天,全球媒体都被喀布尔陷落后消息占满了:急于逃出的难民不仅挤满了运输机机舱,而且蚁附在行将起飞的飞机下方,甚至还有一位阿富汗青年从已经飞入高空的飞机上跌下,其状惨不忍睹。

昨天的BBC电视上,喀布尔机场外挤满了英籍阿富汗人,可就是不得入内。谁想靠近入口,警卫就对天鸣枪。有位大叔手持英国护照,操着不纯正的英语,对着记者的镜头大骂道:“拜登先生!看看这就是你做的事!你害死我们了!”

这真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国耻。许多评论把这可耻的溃败与1975年4月底美国使馆从西贡狼狈撤退相比,我觉得过于轻描淡写了。

当年美军在越南战场上面对的,不仅仅是北越那个中南半岛上的军事强国,更是超级大国苏联与中国,失败了并不可耻。而且,美军全部撤出越南后,越南共和国还撑持了两年,才被北越征服。在西贡陷落前,美国还组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直升机撤侨行动。不但没有累及侨民,还接走了许多合作者。

如今呢?美国面对的不过是山地游击队塔利班,其幕后金主也只是沙特与巴基斯坦(美国的盟国与准盟国),塔利班却在美军撤退10天后就轻松拿下喀布尔。美国人逃得如此匆忙,连西方盟国都不管了。须知当初盟国并没被本拉登炸了世贸双楼,是被美国人请进这泥潭的。待到大事不妙,老美就只顾自己撒丫子逃命,把盟友扔在水深火热中。难怪西方媒体纷纷抱怨:好不容易等到刻意破坏盟国关系的川普走了,来了个自称擅长外交的拜登,干出来的事却让盟友如此寒心,以后还会有谁听美国老大哥的?

总之,这一惨败,让美国的国威扫地,颜面尽失,长了敌人士气,灭了自家威风,寒了盟友心肠,让台湾顿生兔死狐悲之感,当真是美国历史上空前的奇耻大辱,具体而微地展现了习近平说的“东升西降”。

当然,撤出阿富汗属于止损,本是应该的。拜登的大错,是撤军毫无章法,一手造出了乱局。如果先让本国和盟国的侨民以及阿富汗的重要合作者们先撤退,最后再撤军,现在的种种人道灾难本是可以避免的。

更重要的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东升西降”是20年来历任美国总统持续努力取得的丰硕成果,是他们把冷战结束时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直到今天仍未吸取沉痛教训。

在我看来,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国运走向衰败,乃是因为违背了亨廷顿的教导。

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亨廷顿指出,西方文明的独特性是基督教、多元主义、个人主义和法治,它们使得西方能够创造现代性。这些特性使得西方文明成为独一无二的文明。西方文明的价值不在于它是普世的,而在于它是独特的。因此,西方领导人的主要责任,不是试图按照西方的形象重塑其他文明,而是保存、维护和复兴西方文明独一无二的特性。

不幸的是,许多美国人乃至西方人不明此理,却在国内推行多元文化主义,在国外推行普世主义。“全球单一文化论者想把世界变成像美国一样。美国国内的多元文化论者则想把美国变成像世界一样。一个多元文化的美国是不可能的,因为非西方的美国便不成其为美国。多元文化的世界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建立全球帝国是不可能的。维护美国和西方需要重建西方认同,维护世界安全则需要接受全球的多元文化性。”

这里说的就是白左与白右,白左提倡文化多元主义,想把美国变成联合国,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破坏了西方特有的价值观,动摇了美国的立国之本,而白右则向全球推行普世主义,引出了无穷无尽的战乱,为恐怖主义助推,并让美国在徒劳无益的战乱中耗尽国力。

这就是过去20年来历届美国政府干的事。1999年,克林顿政府为了满足华尔街金融财团挣快钱的贪欲,推行全球化,批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使得财富与技术从此滚滚流向东方。

2001年,小布什奋勇跳进了阿富汗那个“可以征服,但绝对无法治理”的中世纪粪坑。战事未了,他又去伊拉克用武,一手哺育出来ISIS那个怪物,给继任留下了无从收拾的烂摊子。

奥巴马上台后倒是试图补救布什的白痴战略,开始从中东撤退,将战略重点转向亚太。但在击毙本拉登后,他本可借此体面地从阿富汗撤出,却又错过了这宝贵的时机,还追随北约,武力颠覆了利比亚卡扎菲的独裁统治,使得该国从此陷入战乱。比起前任来,他在外交上犯的错倒不多。但在他治下,“文化多元主义”在国内泛滥成灾,民主政治变成了身份政治,黑人种族主义成了主旋律,肤色竟然成了免死金牌,最终演成了川普时代民主党大佬们为一个拒捕致死的罪犯集体做孝子,满堂齐齐下跪的千古丑剧。

作为全球化受害人的代表,川普应运而生,其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大方向是正确的,基本符合亨廷顿的教导,亦即在国内捍卫传统价值观,在国外停止推行普世主义。可惜这人严重的性格缺陷与浅薄学养决定了他难当大任,我从未见过如此善于得罪一切人的票房毒药,不但严重得罪了欧洲盟友,而且激化了国内的左右矛盾,使得两党政治几乎沦为当年国共两党那种生死大搏斗。

上次美国大选,让我为美国民主政治的堕落跌破了眼镜。左派把持的媒体实行共产党式的舆论控制,谷歌,推特以及脸书居然封杀川普的账号,开创了剥夺美国总统发言权的恶劣先例。媒体还悍然封杀拜登之子汉特·拜登与中国勾结的种种丑闻,彻底践踏了神圣的新闻自由,剥夺了人民的知情权与表达权,把传媒变成了权力斗争的工具。

另一方也未见高明。川普本人在输了选举后,竟然号召暴民去国会山闹事,还亲口承诺要和他们一起去。当然,他没有“组织,协调以及计划”暴乱,但是若没有他的煽动,暴民们还会到国会山去闹事吗?谁都知道,把一群没有组织的暴民煽动起来,百分之百要变成暴乱。

我知道,川粉们要说,那是因为民主党大规模舞弊,“偷走了”选举。但是不是舞弊,不是川普也不是拥趸们可以说了算的,只能由法庭裁决。这就是西方民主实行的程序正义。如果不尊重这程序正义,以主观认定为天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decent的选举?

走笔至此,不禁为美国政治家们的惊人堕落而倍感悲哀。1960年美国大选,尼克松与肯尼迪对决,双方选票非常接近,而当时有报道披露肯尼迪微弱胜出的几个州发生了舞弊。尼克松完全可以要求重新点票,但他却乖乖推盘认输。在他的自传中,他解释他当时的考虑是,此举很可能引起选民的对立,影响民主政治的声誉。为了顾全大局,他忍痛放弃了翻盘的机会。

2000年美国大选,戈尔与小布什在关键州佛罗里达州的票数非常接近,布什仅仅多出1千多张票。戈尔要求人工重新点票,地方法院也同意了这一请求,但被最高法院驳回,戈尔虽然不满,但推盘认输,表示为了人民团结而作出让步。

总之,据我所知,在美国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出了候选人不认输,号召暴民去国会山示威的丑事。

我原来对川普的期待值并不高,在2019年5月写的《略谈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中,我指出,川普不过是个只知捍卫美国利益,乱咬盟国的奸商,并不是称职的国务家,遑论战略家。但他毕竟引起了举国对中国威胁的重视,这就是他为拯救文明世界作出的历史性贡献。但我怎么也没料到他竟然会在下台前干出这一手来。再让这种人做美国总统,必然为美国的两极对立雪上加霜。

那么,拜登又如何?他上台后,致力于修补任性的川普造成的同盟裂痕,在联合盟国共同对付中共方面做的倒是还不错。但要指望他继承川普的未竟大业,逆转全球化,实行中美脱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新近他任命了以亲华著称的伯恩斯为驻华大使,暴露了他还是想和中共实行某种利益勾兑。至于指望他在国内压下多元文化主义的妖风,修复美国的国本,那就更是白日梦想了。

总之,要逆转“东升西降”,美国的唯一希望就是实行“没有川普的川普主义”,遏制华尔街财团的贪欲,实行中美脱钩,让制造业回归本土,同时停止实行自断经脉的文化多元主义,停止向外输出民主。不此之图,则“星条旗永不落”终将成为一曲挽歌。

作者:芦笛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66585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