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再谈疫情的"虚"与"实"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再谈疫情的"虚"与"实"   
bystander
[博客]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707

经验值: 4230


文章标题: 再谈疫情的"虚"与"实" (737 reads)      时间: 2021-7-02 周五, 上午3:07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再谈疫情的"虚"与"实"

刚宣布辞任英国卫生大臣的汉考克(Matt Hancock)的出轨丑闻,成为近日不少人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然而在一片热议声中,一则更重要的公共卫生信息,却似乎未能引起公众广泛关注。6月28日来自葡萄牙的消息称,里斯本法院检视2020 年 1 月至 2021 年 4 月期间被归类为COVID-19的死因报告后,裁定当中只有 0.9% 的个案是真正死于染疫,即152宗,而不是政府公布的 17,000宗。里斯本法院参考了去年葡萄牙上诉法院的裁决,指PCR病毒检测结果并不可靠,并裁定政府公布的死亡统计数据严重失实,有伪造之嫌。

法院作出裁决时引述的研究报告称,PCR检测结果是否可靠,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采用的循环阈值(cycle thresholds或Ct;也就是检测样本被循环放大的次数)。举例说,若从鼻拭子中提取的样本中含有大量SARS-CoV-2 病毒,仅需几个循环后就会被确定为阳性;相反,对于只含有微量病毒或病毒基因的样本,则有必要增加循环次数来判断病毒载量。但更根本的问题在于这种被形容为"大海捞针"(finding a needle in a haystack)的技术,是否被正确地运用?比如凭着发明PCR技术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穆利斯(Kary Mullis)就一再强调,PCR测试本来就不适合应用于侦测及识别传染病病原。

欧美各国卫生当局的惯常做法,是在进行PCR病毒检测时,采用 35 或更高的循环阈值。可正因为Ct值定得过高,导致大量假阳性的错误结果。根据里斯本法院引用的一项研究报告,一旦循环阈值被定于35或以上,出现假阳性的概率可高达97%。原诉人呈交的诉讼文件更称,葡萄牙政府意图伪造数据的行为,是史无前例的大骗局。不过即便卫生当局不是有意误导公众,但正如世卫(WHO)在年初修订的指引中承认,进行PCR检测时,经常会因主观人为因素而出现假阳性结果。世卫并建议,对于那些采用偏高Ct值检测得出的阳性个案,必须特别审慎处理,不应在没有其他左证下简单地判断为"确诊"。

由于高达80%以上的"受感染者"不会出现任何症状,"确诊"一词不应被理解为"患病"或"染疫",只能被定义为"检测结果呈阳性反应"。要评估疫情有多严重,不能单从确诊数字着眼,还要特别留意检测的准确度有多高。问题的关键在于从检测样本里发现到的"病毒基因",到底是来自活跃的病毒,还是来自支离破碎或没有生命迹象的残余物质?(其他有关检测的问题,我在早前题为《总结我对疫情的见解》的短评已有谈及,此处不赘。)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每当卫生部门加大力度鼓励或强迫市民接受检测时,更多确诊个案就会被发现。因此确诊数字上升,不一定反映疫情正在恶化,反之亦然。

西谚有云:"谎言有三种:谎言、该死的谎言、统计数字。"除了检测数据的水分问题外,"染疫不治"也同样是个含糊的概念。造成混淆的原因主要在于"染疫致死"(dying of COVID-19)与"染疫后死亡"(dying with COVID-19)经常被混为一谈。若经死因验证后发现病毒并非直接致死的原因,本来就不应草率地将个案界定为"染疫不治"。然而让人怀疑的是,负责统计相关数据的部门或人员,会否出于政治考虑或其他动机,刻意歪曲事实,把"染疫后死亡"的大量个案归入"染疫不治"类别,借此夸大死亡人数及病毒的杀伤力,以达至引起公众恐慌的目的?

在预警及应对疾病风险的能力上,美国向来被誉为安全系数最高的国家之一。纵使川普可能因误信虚假信息,对疫情作出过一些误判,但是美国政府在防疫及抗疫的总体表面上,无论如何也不至于窝囊得像第三世界国家吧?卫生部门是否蓄意操弄数据,夸大疫情,让川普尴尬?与川普不和的技术官僚们会否存心跟他作对,暗地里拖后腿、搞破坏、拨脏水?对疫情一知半解的群众,会否被失实的数据或不利川普的舆情误导,对他产生负面印象?民主党政客以疫情严峻为借口,力推千疮百孔的邮寄选票机制,不就是要为舞弊创造条件吗?

至今仍然被社交媒体封杀的川普,当日发表过的那些被指为无稽之谈的言论,如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即HCQ)有助缓解病情,或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等,在在皆有事实或情报为依据,绝非信口雌黄,却独因科学界既有的偏见而被忽视。讽刺的是,正是这种自以为是的傲慢态度,令科学界自身的声誉蒙污。"福西电邮门"发人深省之处,在于让人们清楚目睹一个被公认为学术翘楚的公众人物,如何在一夜之间原形毕露。值得欣慰的是,像福西这种诚信破产的骗子,即使再鼓其如簧之舌,厚颜无耻地继续愚弄公众,人们都不会再轻易被蒙骗。事情发展至此,那些一天到晚吹捧福西、逢川必反的媒体和政客,还有多少公信力可言?

福西主管的国家过敏及传染病研究所(NIAID)于2013年拨款370万美元资助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达扎克(Peter Daszak)的研究团队,伙同巴里克(Ralph Baric)等病毒学家,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携手进行极具争议的病毒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所谓"病毒功能增益",说白了就是增加病毒对人类的传染性或致病能力。在2019年12月的YouTube视频专访中,达扎克还自夸对冠状病毒驾驭自如,如臂使指;无独有偶,巴里克于2020年1月接受播客节目采访时透露,他们与武汉实验室合作的研究项目,目的正好就是探讨冠状病毒如何"启动人类细胞感染"。

尽管福西迄今依然企图为病毒功能增益研究说项,但是今天美国人的普遍共识,就是必须立即结束一切与中共在相关研究上的合作,并切查SARS-CoV-2病毒是否源自武汉实验室。谁还记得,去年当川普下令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终止对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毒所合作项目的拨款时,竟然触发77位诺奖得主联署要求恢复相关资助。光是这些顶尖科学家们与福西或达扎克的私人交情,也许不足以解释他们的义惯之举,不过若再考虑到制药业及生化工业的高薪厚职、政府及军方的巨额合同、慈善组织(如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on)的慷慨赞助、以及中共五花八门的蓝金黄诱惑等种种因素,他们又岂能坐视不理?岂会不敌忾同仇?

回顾去年疫情期间,涌现大量披着科学外衣的所谓专家论调,不是揶揄川普对科学一窍不通,就是肆意攻击他防疫、抗疫的做法不行,质疑他的决策和领导能力。貌似客观、科学的数据和评论背后,渗进了多少刻意为实现政治目的而精心炮制的谎言?无的放矢、混淆视听的造谣者,是否欠公众一个道歉?福西及其保护伞下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倡导者,是否欠公众一个交代?一众鼠目寸光的专家学者们,为了追名逐利,无视公众利益,聒不知耻地砌词护短,或与中共沆瀣一气,或与龌龊政客同流合污,置国家安全及市民的生命健康于不顾,怎不让人齿冷心寒?

疫情和舆情同被利用作斗垮川普的武器,乃不争的事实。余下的问题是,既然野心家们已成功把权柄从头号敌人手里夺过来,事情不是应该告一段落了吗?为何新一波疫情又接踵而来?瑞信(Credit Suisse)最近发表的报告称,尽管实体经济受疫情重创,但是在整个大流行期间,社会上最富有的阶层(即1%的顶级巨富们)所拥有的资产,却暴涨了28.7万亿美元,令贫富差距明显进一步拉阔。既得利益者们获利丰硕,景况可谓从未如此美好,心想何不让它延续下去?于是我们又看到正襟危坐、依然故我的福西,再次亮相电视新闻网络,为名为Delta的变种毒株鸣锣开道,提醒人们又是时候要作出恐惧的反应了。

作者:bystander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上一次由bystander于2021-7-04 周日, 下午2:35修改,总共修改了4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bystander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527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