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芦笛 辛亥蠢动构成了共党上台的必要条件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芦笛 辛亥蠢动构成了共党上台的必要条件   
light
警告次数: 6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455

经验值: 204281


文章标题: 芦笛 辛亥蠢动构成了共党上台的必要条件 (244 reads)      时间: 2020-2-21 周五, 下午4:03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中国缘何倒退百年》贴出後,Truman 网友提出了质疑与批评。我在此谢谢他的批判,並略作答复:



1)O3 这个基因含量的多少可以作为衡量是不是汉人的标准?很有趣,什么是汉人?从来就不是一个民族,哪怕在古代也如此。即使是有中原古人干尸的 DNA 作标准,那能代表楚、吴、越、秦等当时的野蛮人么?所谓汉人压根儿就是个神话观念,用 DNA 分析去测定谁是汉人,如同说谁长的像玉皇大帝一般。



我声称自己的汉人血统更纯正,不是炫耀自己,而是为了痛斥土法西斯种族主义。但从史实来说,北方所谓汉人确实经过了多次民族融合,其实是胡人后代。从人种学来看,北方汉人多是所谓“蒙古种”,其特点是单眼皮多,内眼角被眼睑遮蔽,而南方汉人尤其是老广则多是所谓“马来种”,其特点是双眼皮多,内眼角暴露。从汉语的演化来看就更不必说了,请去邮购《华夏文明解剖》并参考其中的有关文字。



我之所以要扯这些事,是告诉那些土法西斯:德国人有资格搞种族主义,日本人更有,但中国人没有,因为大家都是杂种。要搞这套,只会把自己绕进去,就像辛克莱写的《王孙梦》那样:一个美国白人是激进的种族主义者,因为姓氏像欧洲皇家的,便去刨根究底,最后发现他其实是黑人后代。



2)你没有细看我的《中国缘何倒退百年》,或是没看懂。我在上面这个主帖中又一次告诉大家,中国在近代史上发生的两个转型恰好与西化大潮流相反,根本不是什么你认为的把毛共上台当成必然事件,由此一直追究到辛亥乱党头上去。你自己得出了这个印象,便再也无法摆脱,以疑人偷斧的方式一口咬定并加以痛驳,让我啼笑皆非,而且始终聚焦在宪政上,完全不顾我所说的“倒退”并不是那个内容,实在令人绝望。



请允许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你说的跟我说的一点都不搭界。相反,我多次告诉大家,中共上台有大量的偶然因素,并不是我党说的什么“历史潮流”,不信请去看我的旧作。



网文就不必说了,前段出版的《真如神》里就列举了一系列发生概率极小的重大事件,指出这些事件是我党上台的关键。例如我指出,如不发生西安事变,则共党绝无可能上台,然而西安事变之所以能发生,完全是红军在草地分裂的结果。如果当初红军不分裂,全师北上,那老蒋就会督率各路军队进剿,张杨就没有时间勾结上中共,策划“西北大联合”,西安事变就不会发生;如果张国焘一直呆在南方不走,老蒋就只会在四川督率军队围剿那“大红军”,不会飞到西安去,则西安事变也不会发生。结果张国焘却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中共勾结上张学良后才北上,这才把蒋介石吸引到西安去督战,西安事变于焉得以发生。此间遇合之巧,令人不能不怀疑冥冥之中是否真有天意,否则如此小概率的事怎么就会让老蒋赶上了?



3)然而共党上台也有必然因素,其道理我也反复解释过了,那是乱世造成的负筛选的结果。辛亥当然不是共党上台的充分条件,但它绝对构成了共党上台的必要条件。请这就前往购买《毛主席用兵真如神?》,我在其中列举了中共上台的一系列必要条件,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辛亥造成的军阀混战给了中共起事的空间与时间)。我在那书中忘记指出的是:如果不是当时中国四分五裂、混战不休,那么,便借一个胆子给老毛子,他们也不敢大摇大摆地跑到广州与其他地方(诸如冯玉祥所在),公开输出革命,扶植代理人,遑论以无量俄饷俄械帮助一个地方割据政权武力颠覆中央政权。没有这赤裸裸地直接扶持,共党能获得起事的第一桶金么?总而言之,没有辛亥蠢动,共党就绝无可能上台,这就是我反复说的意思,请你看明白了。



你不去扣住这思路批,却去武断地给出每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概率,不知有何科学依据?这种毫无依据的“定量分析”,也能算是逻辑推理么?历史本来就是多因素驱使的 chaotic 的过程,能定性分析就算不错了,你竟能定量,绝了。



4)我在与胡平的辩论中已经说过了,苏联出现当然是偶然事件,但若苏联不出现,最可能出现的局面就是中国至今还在混战中,这种情况有的是历史先例,历时几百年的春秋战国不必说,南北朝五代十国又何尝不是延绵了很长时间?更何况新时代还有新问题——天命论一旦破除后,就谁也没能耐以传统方式再度统一中国了,能统一中国的就只能是苏俄发明的以党领军。没有苏俄,孙中山蒋介石上哪儿去学这套?还有什么希望统一全国?而且,即使是老蒋,他也始终未能真正统一全国,到最后共军渡江前,李宗仁白崇禧还试图勾结共军武力解决他。这都是天命论破产所致。这道理你怎么也不懂,令我十分受挫。可你同时又认为,蒋介石的党军的战斗力要比清朝的军队强,真不知是何道理。



5)当时中国的主要危机是外患,解决方式只能是安内攘外,而孙中山竟然提出“以革命止瓜分”,其实也就是“攘外必先乱内”,由此导致了几十年的内战,使得中国完全丧失了国防能力,绝对是白痴的干活。



6)你一面否定历史的必然性(必然性与必然因素不是一个概念,我在旧作中反复说过,中共上台不是必然的,但也有必然因素),一面又假定日本侵华战争必然要发生,而满清训练出来的新军必然没有抵抗力,却刻舟求剑,忽略了以下事实:a)侵略一个具有高度的对内主权的统一国家,不是容易作出的决定。晚清在东北、西藏、新疆、蒙古改土归流,提升主权,甚至派兵进入拉萨,致使 13 世达赖喇嘛出逃印度,引起了英、俄、日的恐慌,但他们只能坐视,并不敢干涉,而辛亥自爆后,中国军队只是进军康区“平叛”,英国立即就进行赤裸裸的武力威胁,连蔡锷都说这态度转变完全是趁人之危。所以,日本之所以敢先入侵满洲,后入侵关内,完全是中国内战无日无休引起来的。慢藏诲盗,冶容诲淫的简单道理,你怎么就会不知道?



b)中日的实力差距原来并不是很大,是中国反复切腹自杀拉大的。内战不但使得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始终无法产生(蒋介石 1928 年定都南京后,内战打得更大了,先后有蒋桂大战,中原大战,福建事变,等等,其规模之大,令此前的军阀混战相形失色。直到 918 事件发生,各方慑于舆论抨击,大规模内战才算停了下来,然而仍然爆发了两广事变,这也是红军之所以能幸存的基本原因)。谁都想得出来,如果不是辛亥自爆不但解除了中国的国防(胡适就曾慨叹,中国没有国防,只有省防),而且引出连年战乱,严重破坏了国民经济或起码妨碍了经济发展,那中日两国的国力差距又何以会迅速拉大?



c)内战的本钱,其实也就是晚清新军那点老底子。云南不过是个化外顽国,地瘠民贫,民国时代除了产大烟外别无特长(云土非常有名,比今日之阿诗玛、红塔山、玉溪烟贵重多了),但晚清在那儿建了个讲武堂,于是滇军居然也就成了一支纵横西南各省的强大武力,是孙中山在黄埔建立前依靠的重要军阀武装。蒋介石名义上统一中国后,各地的地方武装仍然保留下来了,而就是这些烂军队,组成了抗战陆军的主体,黄埔系不过是一小部分。若是全靠中央军去抗日,则中国恐怕早就沦陷了。事实上,台儿庄战役就主要是杂牌部队打的。因此,真实的抗战,并不是你想象的完全由“党军”去与日军较量的情景。老蒋的德械师在八一三抗战时就一家伙打光了,后来美国人训练的美械师又给拉到缅甸与西南去,留在内地抗击日寇的军队主要还是所谓的“杂牌”。既然五花八门大杂烩的国军能抵抗日本人而苦撑不倒,那由一个更有精神权威的朝廷统一指挥的帝国军队又为何不行?最起码的,清朝还没出过像石友三、韩复矩那种抗命不从的将领吧?你知道闹长毛那阵子有多少殉清的地方官与将领?老蒋的权威怎抵得过皇帝?日本皇军也是党军么?



d)辛亥引起的无休止的军阀混战,不仅摧毁了中央政府的对内主权,在抗战前一直没能重建(蒋介石只能控制江南数省),破坏了经济,消减了中国的实力,在客观上鼓励了日俄放胆侵略中国,而且也招致了列强对中国人的鄙视。当时英美都有很多人腻透了中国没完没了的战乱,认为中国人没有能耐治理自己的国家,还不如让日本人去代管算了。正因为此,九一八事变乃至七七事变爆发后,欧美都一度采取绥靖态度,唯一援助中国的只有别有用心的老毛子。这与当年晚清新政令列强刮目相待完全是两回事。

结论:辛亥使得中国解体,彻底丧失了对内主权,破坏了中国经济,使得国家丧失了国防能力,更拉大了中日差距,因而引动了日俄的贪欲,鼓励了他们的侵略野心,同时又使得欧美对中国心存恶感与鄙夷,这综合结果就是,中国不但没能避开有可能避开的抗战,而且加重了战难,使得全民蒙受了惨痛牺牲。如果没有辛亥自爆,这一切本来是有可能避免的,即使不能避免,也不至于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7)过去曾有位读者来信告诉我,我脑子里有个黑洞,那就是抗战后国府实行的宪政,我也懒得答复。我不是他以为的不知道那段历史,而是毫不看好民主宪政,并不认为它在那时有什么可行性。同样是宪政,可以是日本式的,可以是德式的,也可以是英国式的。我认为,那阵子中国唯一具有可行性的是日式宪政,也就是晚清立宪的样本。咱们本来走的是正道,也就是从日式宪政开始,花上一个世纪的时间,完成经德式到英式宪政的过渡。根据当时的国情,晚清最需要的是提升对内主权,加强中央集权,以法治方式加强中央对地方、政府对人民的控制,以期迅速完成由天朝向民族国家的转型,使得中国能有足够实力去应对深重的民族危机。晚清新政虽然也有这方面的措施,但最大的失误是在获得主导舆论的能力前,便贸然赋予百姓言论自由,在完成中央集权以及军队国家化(也就是“皇军化”)之前就贸然将参政权赋予士绅,使得咨议局成了分裂国家(当时所谓“独立”)的大本营。

抗战后国府行宪,再度犯了清廷的错误。我已在《真如神》中指出,当时的当务之急,不是沽名钓誉搞民主,而是搞集权,必须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将一切资源动员起来去平叛。可直到老蒋败退台湾后才悟出了这一点,实行了所谓“白色恐怖”,因而救了台湾。所以,国府行宪是老蒋犯的大错,并不是什么光荣。但我也说了,这也怪不得他,那一是老美作的大孽,二是老蒋只是个名义领袖,从未能全面控制国民党庞杂的派系,三是宪政是孙文的“建国大纲”规定的目标,他没有理由不实现。也只有败退台湾后,他才获得了货真价实的领袖地位。再加上美苏冷战爆发,共军入侵南韩,老美为了战略需要,停止了“民主强奸”、“民主搅屎”,于是台湾这才幸存下来,当真是侥天之幸。

2011年12月19日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light于2020-2-21 周五, 下午4:09修改,总共修改了2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9069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