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芦笛 革命是弱智民族的通病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芦笛 革命是弱智民族的通病   
light
警告次数: 6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449

经验值: 204030


文章标题: 芦笛 革命是弱智民族的通病 (84 reads)      时间: 2020-2-10 周一, 下午7:31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时间: 20 3 2005 15:14
作者:芦笛
革命是弱智民族的通病


芦笛


昨天痛诋法国,原因很简单:中共“拜革命教”的反动宣传把法国那个烂国家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吹到了天上去,以致国民普遍把“法国方式”当成了社会进步的唯一途径,对人间正道“英国方式”却一无所知。只是在最近,国内才有学者注意到这个问题,开始提倡“英国方式”并比较英法不同的进化道路。

革命本是天底下的最烂的烂事,是人类缺乏政治智慧的表现。不料这种蠢事烂事却会被中外知识分子交章歌颂,不但前苏联和中国把法国大革命奉在神龛里,就连法国人也乐于自暴家丑,把见不得人的尿片子拿出来当成辉煌的战旗张扬。1989年法国就隆重庆祝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还把一众“民运”垃圾请去做座上宾。这种种咄咄怪事,当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更可笑的是,北美独立战争至今犹被“民运”垃圾及其同情者歪曲为“民主革命”加以歌颂,并以此证明暴力革命并不一定导致更恶劣的独裁,当真是连起码的史实都不顾了。

其实,北美独立战争本是英美两个民主国家之间的国际战争,结果英军不敌美法联军,只好投降,承认北美独立。此前,新大陆13州的英国移民一直实行民主的地方自治。独立后不过是以立法方式,把原来就存在着的民主生活方式放大到国家规模,并在建立新国家时吸收了当时最先进的思想精华,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学说在美国首次化为实践就是明证。所以,北美独立,不是“民主解放战争”,充其量只能说是原来的民主地区在变成国家时作了相当规模的政治制度建设与改进。《独立宣言》中对英王乔治三世“暴政”的种种谴责,其实不过是煽情的宣传战,根本就不是历史事实。

我在旧作中介绍过,那时英国早就实行了民主的君主立宪,大政都由议会作主,乔治没有可能为所欲为,而且,当时殖民地享受优厚待遇,税收不过是国内的1/50,人民远比母国人民富庶,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被暴君压迫。老美要独立,不是因为国王压迫了他们,而是母国议会通过法案,不许他们向越界向西部印第安人居留地扩张,使得白人贪婪的扩张欲受挫而已。为此他们千方百计宣传独立,制造事端,引起冲突,著名的波士顿血案其实是一小撮美独分子策划于密室蓄意煽起来的,并非母国政府原意。

不仅如此,论开明程度,似乎独立的美国政府还不如母国政府。英国本国内不容许蓄奴制,而北美殖民地南部的种植场却实行“一国两制”,全靠奴隶劳动。独立战争打响后,英国政府公开允诺战后废除奴隶制,以此引诱黑人助战。老美国父中却颇有奴隶主,华盛顿、杰佛逊就是众人熟知的例子。如果美国战败,则我看也不须林肯来解放黑奴了。

北美独立战争虽然不是民主革命,却也造成了惨痛后果,战争中大陆军(即美军)曾在泰比岛对亲英的印第安人实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战争后期,英军据点约克镇被长期围困,城内缺粮,英军便只好把城里的黑人放出去,指望以此减轻负担。但那些人如同长春围城时逃出去的平民一样,被美法联军无情地射杀在无人地带(即两军战线之间的地带)。战争期间,大批“忠诚派”国民(Loyalists,即美国国内的“统派”)备受“独派”的迫害甚至屠杀,战后10多万统派被迫抛弃家园,回到人地两生的母国去(那些人虽然是英国“籍贯”,可出生地多在美国)。

这些肮脏的历史事实被美国人切除得一干二净,北美独立战争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圣战。这也不难理解:一个国家要自立,非得编造神话不可。漫说北美独立战争是正面大于负面的历史事件,哪怕就是法国大革命那种有百害无一利的烂事,为了维护民族尊严,法国人也不能不死撑下去,把破了的牛皮吹到底。这道理再简单不过:您要否定那烂事,请问法国国旗、国歌、国庆要不要废除阿?

法国人的苦衷我倒非常能理解而且同情,但我死也想不通无关的中国人何以如此热衷于歌颂他人的痈疽,为了满足自己的崇拜需要,对历史真实视而不见。

事情荒唐到了这个地步,以致思云三年多前跟我在此坛打擂时,居然说法国大革命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国家。他不但不知道法国大革命只建立了被拿破仑铁腕独裁的“第一帝国”迅速取代的“第一共和”,并未建立能持久工作的民主国家,而且连英国甚至美国都是先于法国的民主国家都不知道。

其实,正如我昨天的帖子说的,法国大革命以及由此形成的法国人酷爱暴力革命的烂传统,只证明了法兰西民族缺乏政治智慧。

什么是政治智慧?那就是朝野善于避免流血冲突,使用和平手段化解争端,以最小震荡实现平滑的渐进的社会进步的智能。这其中最关键的是:“识时务,顾大局,肯吃亏,愿妥协。”用大白话来说便是:“预见到棺材,就赶快掉泪并迅速吃药的人就是英国人那样的聪明人。”反过来则是:“进了棺材还不掉泪,还要悲壮万分地鼓励子孙后代去奋勇钻棺材,就是中国人和法国人式的蠢人。”

这应该是头脑正常的人都能理解的吧?革命之所以爆发,无非是朝野双方缺乏和平解决冲突的智能,不能不靠肉体消灭对方来满足自己一方的要求。换言之,那既反映了统治者无能和原有制度的不合理,这才让社会矛盾积压到爆炸临界点,也常常反映了人民一方的轻扬浮躁,意气用事走极端,其实是双方共同愚蠢的表现。

暴力革命最直接的恶果,是正常人都该知道,就是中国人不懂:大批生灵涂炭,无数财产被毁,全国人民停止从事生产,转为互相攻杀的体力劳动。在国民经济遭受严重破坏甚至摧毁之后,剩下来的人还能活下去,全靠人口急剧减少。中国历史上每次改朝换代,人口都要减少到原来的1/3以下。想想这个事实,不能不慨叹老芦能生下来,前面那一系列祖宗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走运。

最可笑的是,化了这么大代价,应该能把原来的社会问题解决了吧?Never!世上就是有这种下滥国家,闹革命闹出瘾来。同志们如不相信,请去参考我昨天贴的那个法国烂帖,继法国大革命之后,七月革命、二月革命、六月起义、巴黎公社……跟咱们中国也差不多了。

这里面的民族耻辱是如此一目了然,真奇怪为何世人竟然看不出来:革命是社会病态的表现,对此,无论持何种政治立场的同志,恐怕都会同意吧?既然如此,革命频频爆发,不就说明那种国家一直处在严重的病态,而该民族在付出了那沉重代价后,却就是没本事解决那些问题,消除社会弊病,将之改造为常态社会,这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折腾么?

打个通俗比方吧:如果一个人三天两头住院开刀,全身伤疤累累,可以割的器官都给割了,可以流的血都流了,但原来那病根却就是没给拿去,却有人出来拍手赞曰:“这人身体真好!大家应该向他学习!”您说,这位同志是不是有病?

这难道不就是咱们中国?前段某革命老前辈向我痛说革命家史,说驱使他当年投身中共革命的那些社会弊病,如今中国不但再度出现,而且有万过之而无一不及。请问,这和那开刀累累、病根犹存、症状更剧的病夫有何区别?

最能说明法国人愚蠢的,大概是普法战争末期的工人起义。我在这里把昨天咕咕来的材料编成个一目了然的大事年表吧:


1870年9月2日,在色当被围法军多次突围失败后,拿破仑三世率军8.3万余人向普王威廉一世投降。

9月4日,巴黎爆发革命,推翻法兰西第二帝国,成立第三共和国,组成以L.J.特罗胥将军为首的“国防政府”。普军第3、第4军团向巴黎推进。

9月19日,普军包围巴黎。

9月28日,斯特拉斯堡法国守军投降。

10月27日,巴赞率法军主力在梅斯投降。

10月31日,巴黎人民举行武装起义,遭镇压。

12月5日,奥尔良陷落。

1871年1月5日,普军开始对巴黎连续炮击。驻守巴黎的法军数次突围均未奏效。

1871年3月18日凌晨,政府军偷袭蒙马特尔高地,企图夺取国民自卫军集中在那里的大炮。巴黎工人则以起义作为回答,内战爆发。

3月28日,巴黎公社正式成立。

5月10日,梯也尔与普鲁士签订了《法兰克福和约》。普鲁士答应放回10万名法国战俘,并同意凡尔赛军通过普军阵地去进攻巴黎。

5月20日,梯也尔发动对巴黎的总攻。

5月21日,凡尔赛军在奸细的策应下攻入巴黎,开始了称为五月流血周的大屠杀。

5月23日,政府军通过普鲁士军队的防线攻陷蒙马特尔高地。

5月24日,市政厅也被攻下,巴黎公社的主要成员德勒克吕兹牺牲,瓦尔兰被捕。

5月27日,5000政府军围攻退守在巴黎东北的贝尔-拉雪兹公墓的最后200名公社战士,最后这些战士在墓地的一堵墙边全部牺牲。

5月28日,公社失败。大屠杀整整延续了一个多月,2万人未经审讯就被枪杀,加上在战斗中牺牲的,总计3万多人死难,逮捕、监禁、流放、驱逐的人达10万以上。


您说,世上能有这种大敌入境、同室操戈的混帐事么?巴黎给强敌围得铁桶也似,里面倒好,窝里斗起来了,TMD打得头破血流。巴黎工人“起义”还不是一次,而是两次!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要与强敌谈判,还能硬得起腰板来么?竟然落魄到不能不去跪求围困巴黎的敌军借道,去剿灭自己的同胞!哪怕是中国也没出过这种丢脸烂事!

历史上大概没别的事例,比这更能反映法国国民不识大体,不顾大局,不肯承认和接受失败,不肯吃亏让步,在危机到来时刻胡闹一气,弄得谁也没好果子吃。

工人阶级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都德小说《柏林之围》就艺术再现了那种虚骄的国民心理:此前他们陶醉在拿破仑一世的辉煌成功里,以为普鲁士还是那个任法国强奸的弱小国家,待到打起仗来,皇帝被俘不说,还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停战条约,是可忍,孰不可忍?咱们是让昏庸的皇帝和官吏们出卖了,“不靠神仙皇帝,全靠我们自己,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

可您就不想想,正规军都打不过人家,就凭尔等毫无训练、光凭血气之勇的乌合之众?这么折腾,完全是事实叛国,只能迫使政府为了平乱,不得不作出惨痛民族牺牲。5月10日普法正式签订《法兰克福和约》。条约规定:法国赔款50亿法郎,割让阿尔萨斯全部和洛林大部地区。法国从此沦落为欧洲大陆的二流国家,过去的在中欧称王称霸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缺乏政治智慧,使法国人没有本事使用和平手段去解决政治制度的难题,让它变成了个反复发作的顽症,历百年而不衰,不但导致一次又一次的流血革命,而且引发一次又一次的不必要的政治危机。

我在《总统制和内阁制》中介绍过,法国搞民主,学的是英国的内阁制,那是“第三共和”兴起来的。但法国怎么也没本事把这套在英国正常运转的制度学过去。主要的毛病就是多党林立,以致国会始终没有多数派,常常只能靠几个党派联合起来,组成极不稳定、频频倒台的脆弱内阁。

这种烂体制让法国人吃了一次又一次的苦头。上世纪20-30年代,法国一直处于政治危机中,内阁如走马灯一般地换来换去。当纳粹违反凡尔赛和约,进军莱因非武装区时,法国竟然连政府都没有!这才导致纳粹坐大,终于不可遏制。

战后的所谓第四共和,沿用的还是这烂体制,而法国仍然是多党林立,无法出现国会多数派的局面,1946-1958这12年期间竟然换了23个内阁,也就是平均一年两个。这种短期政府漫说缺乏民意支持,就算有,那任期也短到阁员连熟悉工作的时间都没有吧?

怪不得老邓看不上西方民主,认为那毫无效率,我看那多半是因为他“留学”去错了国家,跑到那烂国家去了。如果中国现代史上没有什么“留法勤工俭学运动”,或许不会出那么多对独裁情有独钟的烂革命家。

这烂体制到了1958年便再度引发严重政治危机。那阵子阿尔及利亚闹独立,这摊在英国手上不过是小菜一碟:天大的帝国都丢了,可人家输得起,肯吃亏,拿得起,放得下,所以撤得痛快,从未引发国内危机。但法国人不同,先在奠边府向小学教师武元甲投降,后又为一个区区阿尔及利亚几乎闹出军人政变来。在一个老牌民主国家中,军人政变居然会变成一种现实威胁,当真是史无前例的笑话!

此时全靠戴高乐那铁腕人物出来建立所谓第五共和,才化解了这政治危机。他解决那烂体制的办法,是用总统的空前权力去压倒国会,竟然破天荒第一次规定总统有立法权,完全是对他首倡“三权分立”的老祖宗孟德斯鸠的无情践踏。《戴高乐宪法》赋予的总统权力是空前的,而且没有任何约束和监督,和过去开明专制君王也没什么两样。这种化解政治危机的办法,完全是从民主向专制倒退,端的是后患无穷。

但公平地说,老戴不这么作,又怎么去解决那没有多数内阁的历史性难题?既然历百年都无法靠人民选出个强势政府,而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为治理现代国家所必需,那就也只有靠修改宪法来人为制造一个强势总统来解决这难题了。可但是,但可是,人家英国、美国、西德甚至日本、印度等国,为何就没有您这种特殊难题尼?

所以,在我看来,法兰西民族真是个缺乏政治智慧的烂民族,丝毫不值得效法。真正有大智慧的是那些善于使用和平手段解决政治难题的民族,英国人、美国人和日本人就是咱们的学习榜样。换言之,哪个国家“开的刀”越少,那个国家也就越光荣,越聪明,越健康,越值得咱们效法学习。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0712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