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萨苏:穷得叮当响的一九九一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萨苏:穷得叮当响的一九九一   
搬运工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76

经验值: 0


文章标题: 萨苏:穷得叮当响的一九九一 (702 reads)      时间: 2003-11-27 周四, 上午12:01

作者:搬运工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穷得叮当响的一九九一{cchere.com 萨苏}





一九九一,从写法上看,带着一种对称的优美,九九归一的感觉十分强烈。但是这一年元旦即将来临的时候,我却在北京师范大学的男生宿舍里象周扒皮家的耗子一样转来转去,无所适从。



原因?太简单了,眼看过年,我兜里还剩下两毛六,可楼下小卖部的榨菜愣要三毛五一包呢。



按说我们家就在北京,老爹老娘都是喝墨水的虽非富农地主,供个大学生也还不至于弄到连榨菜都吃不起吧?



这件事纯粹是我自找的。新年前一星期,我以青春期反抗的大无畏精神向家里发动了一次冷战。隔壁宿舍心理系的王疯子说人在变成老年痴呆之前都有四次反抗期,第一次好像是幼儿摔洋娃娃强调自我意识,后边的记不清,但我这次肯定是来迟了的青春反抗期大发作,怀疑可能小时候太老实了所以反抗推迟 – 提醒家里对孩子放心的家长留神吧,这种事或早或晚总是跑不了,属于一种拉登类型的不定时炸弹。引发冲突的理由记忆里已经荡然无存但老爹老娘肯定风度不够,所以最后我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劲头把大门一摔,回学校了。



按说这也不算什么,师大的学生按月“发饷”,铁杆庄稼,你要真有本事还能办点儿家教,放录像办个舞会什么的,怎么也不至于发生生活困难,要不北大的兄弟总笑话我们是“吃饭大学”呢?



可这都得功夫啊,等我发现离下个月关饷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兜里还剩下两块五了。这个时候再想找挣钱的买卖或者借钱,那可就八月十五拜灶王爷 – 晚了三秋啦。要知道过年之前弟兄们个个银根吃紧,不是忙着串老乡,就是想法给女朋友上供,连校园诗人阿凡拿钱包数毛票的时候眼神都碧油油的,活象荒野中的恶狼 – 我又不是开动物园的,能从老狼那儿拔下毛来?



死撑活挨的到了一九九零年的最后一天,楼道里用粮票换袜子的小贩只同意易货贸易,坚决拒绝出资购买我的全国粮票。于是,我终于弹尽粮绝了。– 粮票政策马上就要废除,小贩的经济学敏感大大超过大学生。



下铺的浙江老二看看我,发出一声皮笑肉不笑的嘿嘿,让我明白水深火热的并不只我一个。宿舍里我是老三,七个人占据的这间十平米斗室,永远弥漫着臭球鞋和方便面的奇特味道。仿佛是上帝安排的,七个兄弟习相远而性相近,虽湖北老大酷爱生吃臭豆腐东北老六喜倒立练气功,却都一样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昨天广西猴子老五还在念叨剩下八块钱没法过年,今天来个同乡就讨去五块 – 没办法,这还是猴子中秋节欠人家的呢。年关年关,师大穷人多,除了河北老七依然每天马列主义仁义道德的振振有词,其他人早已经倒翻着裤兜骂娘。



唯一的指望就是湖北老大了,这小子到朋友那里讨债,一下午没回来,也该有收获了吧?学生里的三角债问题,比国有企业的复杂得多。大胡子江苏老四把烟盒里面最后几根黄金叶散给大伙儿,嘴里叨咕着:“老大可说好了回来过年的阿。。。”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在这时,大门咚的一声被人踢开,湖北老大一声嚎叫:“弟兄们,穷人也得过年啊!”只见老大满面红光,一手提着一只大猪肘子,一手提着两条鱼,美滋滋的走了进来。



屋里的气氛顿时活络起来,横七竖八的弟兄们精神倍增,鲤鱼打挺的爬起来,一阵欢呼。浙江老二谄媚的接过老大手里的宝贝,问道:“怎么回事?赵光腚有钱了?”— 赵光腚是老大的老乡,看这个名字老大借钱给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老大顾盼自雄的坐下来,晃晃开水瓶 – 当然是空的,无奈的接过老四递上的半支烟,道:“他,过年敢在宿舍呆着?我这是碰上了带我实习的费胖子,他们老师分过年的东西,就让我给劫了。都起来,都起来,做饭过年。”



有了肉和鱼,凑出一桌子菜来对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就纯粹看想象力了。老大沉吟片刻,吩咐大家,这个,这个,老三老四,去实验室拆几个酒精炉来,我和老二去弄点儿调料,老五你在这儿宰鱼切肘子,老六老七你们去学四食堂弄点儿白菜来。



看似公平,实际上老大够黑,他和老二最简单,连门都不用出。男生宿舍楼一层住的都是单身教师,其中李政经 – 因为教政治经济学而得名 – 门上就挂着一大串辣椒,平时我们也没少光顾。我和老四的活儿也还行,就是从窗户跳进实验室需要一点儿武工队的本事,毕竟实验室在二楼么;最困难的是老六老七,因为那点儿肘子也就是个念想,二十郎当岁的大小伙子,一人能下去俩,指着它可不行。宴会的主菜就是白菜。需求量大而且属于“盗窃国家财产”。学校的大白菜都堆放在学四食堂门口,北京囤积的大白菜一棵十来斤,一次弄走几棵既要智力又要体力,而且要求一次到位,一旦失手那就打草惊蛇。按说这个我算专家,白天的时候骑着自行车从菜垛旁边一过,左手伸出,--- 记住,要一把抓住象古代人发髻一样的菜根,如果扯菜帮子,那就“孔雀开屏”了。 -- 闪电般的扔进车筐里,蹬上就跑,食堂的师傅喊破了嗓子他也没辙啊。今天老大却指定老七去干这个,为什么呢?老大的说法是:老七一贯是我们寝室的标兵,思想纯洁得象《圣经》里的羔羊,让他干点儿鸡鸣狗盗的事情可以培养他尽快的融入集体 – 显然这里集体主义和理想主义发生了冲突,老七的思想斗争一定十分激烈,不过,在鱼头鲜肉火锅的诱惑下,老七的思想天平不可避免的发生倾斜。。。



偷炉子这一路一切顺利,实验室居然没锁门,我们顺利的弄出了三个酒精炉外加一大瓶子工业酒精。老大一路有惊无险,正摘辣椒的时候李政经出来倒洗脸水,五秒钟的尴尬之后,李先生苦苦一笑,往门后一指:“要不,你们再拿点儿大葱?”。。。大葱没好意思拿他的,酱油料酒之类的可是全借来啦 – 还拐来了两瓶二锅头。



就是偷白菜的厉害,等我们带着酒精炉回到宿舍,我们吃惊的发现,老六老七不单搞回来五棵梆梆硬的大白菜,还带回来 ---- 两个女生! 其中那个头戴红色棉帽子,东瞧西看充满好奇的家伙,正是我们班的支书苦菜花!



苦菜花当然不是长得发绿,只因为这家伙一本正经,从来不笑,永远健康,才得了这样的一个绰号。在新年将至的男生宿舍看到一棵苦菜花,不知道明年是吉是凶。。。



女生在男生宿舍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对象,大家赶紧七手八脚的收拾东西,寒暄让座。我趁乱问老七:“怎么回事?”老七期期艾艾的半天才说明白。原来,食堂早已经灯火阑珊,他们看没有危险,便偷偷的接近白菜垛,正待下手之时,忽听菜垛里有动静,再细看时,只见两个女生已经捷足先登,正对着一垛白菜上下其手呢,女孩子干这个显然技术不够熟练,其中一位拉住一棵白菜,用力拉扯,脚下一滑,白菜没动地方,人却打夯一样摔了个结结实实,接着就是叽叽嘎嘎的笑声。



既然大家抱着同样的目的,那就没有必要彼此避讳了,老六和老七大模大样的上去帮忙,这才发现两个“女匪”居然是本班的,有一个还是支书苦菜花!



下面就简单了,弄清楚原来我们是要开“百鸡宴”,苦菜花大度的拿出了两张大团结,要求两个寝室合作办宴!我们的宿舍里发出了今天的第二次欢呼 – 还是女生厉害阿,看她们个个养得胖胖的(背后说),居然年底还能攒下这多银子阿。



女生们来了,人家就是会当家,两张大团结换成了花生,豆腐,方便面和啤酒,还奢侈的来了一盒大重九。热腾腾的锅子烧开了,切成薄片的肘子下到水里拧成各种各样的花样儿。豆腐和白菜在滚开的水窝里翻花,两条鱼放一点儿料酒在一只小盆子里煎煎,撒些酱油和碎辣椒就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混乱中有个家伙居然“发现”自己还存着一个苹果!于是女生们七手八脚的用它熬出一锅“宾治”,这显然是比较有修养的女生带来的名字 --- 直到工作以后见到饭店里真正的“宾治”,才恍然醒悟我们把这个词的外延扩展到了多么极限的地步。



吃着偷来的白菜,抢来的猪肘子,东北老六开始鬼哭狼嚎的弹他的吉他,那曲子十分滑稽,竟是侯德健的《三十以后才明白》。那年我们才刚刚二十。我们,明白什么?



酒虽然不多,过年的时候却极容易醉,一本正经的苦菜花叼着一个鱼头开始人生啊,爱情啊的大发感慨起来。。。何止是苦菜花,我也觉得一种很久没有过的温情在热腾腾的锅子里弥漫。



老七忽然说我出去一下。



我问他:“去干什么?白菜够了啊。”



他说:“我去给家里打个电话。”老七的家在河北乡下,很偏僻的地方。



本来该抓住这小子好好教训一下 – 大伙儿都成这样儿了你还存着打电话的银子?鬼使神差的,我却没动手,看老七匆匆的下楼而去。回过头来,大家的脸上都不知不觉的多了些雾气。浙江老二拿下眼镜来擦擦镜片。



后来,他们说我去打电话去了有半个钟头。



其实,半个钟头我都在排队。



等轮到了我,真正说的也就几句话。



我说:“妈,是我啊,过年好。”



妈说:“你怎么过年也不回来?”



我说:“明天我就回去。”



妈说:“好的好的,我们都在家。”



我放下电话赶紧上楼。看电话的老太太大呼小叫的让我回去拿钱。



我才意识到自己把两毛六分的全部财产都捐给了老太太。



电话费该是一毛钱吧?我还应该剩下一毛六。。。 --- 不过我象没听见一样大步流星地往楼梯上跑,那模样从后边看一定极潇洒。



我不能回头阿, --- 嗨,一帮小学弟小学妹的,还抹眼泪让人家瞅见多难看?



这个时候楼上的钟声就响了,我意识到那是一九九一年的元旦来了。



一九九一年来临的时候,我身无分文。



哦,看来我注定要过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一九九一。



[完]



作者:搬运工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搬运工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48783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