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稀里糊涂说原谅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稀里糊涂说原谅   
xilihutu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07/03/29
文章: 9025
来自: 美国加州
经验值: 290593


文章标题: 稀里糊涂说原谅 (1613 reads)      时间: 2012-6-12 周二, 上午3:15

作者:xilihutu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稀里糊涂说原谅

说原谅前,我想说仇恨。

格丘山说:心灵的原谅是空洞的。我不同意!

我想通过一个我亲生历尽的故事来说明。并试图回答:
1)一些关于受害者与宽恕的基本条件的争论,还有
2)为什么柴玲她要原谅邓李屠夫?

说原谅前,让我先说仇恨。糊涂以为没有仇恨的原谅才是空洞的。在仇恨面前,伤害其实算不得什么。

就我自己的感觉来说:这世上恨其实并不很多,多数都是怨。就如我们许多人对柴玲的恨,其实非常可能那不是恨。就我快50岁的年龄,我只有2年的恨。

真正的恨是要在心底生根发芽的,会成长的。恨会充满你的头脑,你的神经,然后噢你的眼睛会看不清人物东西,你的血压一定会升高,你的食欲一定会不好,你常常会感到你的头和身体不在一条轴上。如果有恨,你不止一部电脑会被炸坏,座椅会破裂,墙壁以及天花板都有裂洞,如果有恨,你的车库肯定有沙袋,沙袋上有血迹。

这样的恨糊涂就有,yes, 今天还有!

那是要想要杀人的恨。

虽然我的遭遇比不过天安门前牺牲,受伤,还有狼狈逃亡的市民,学生们,但是我的恨不比他们弱,没他们的恨那么伟大但是并不比他们小。

当然咯,你可以说我小气,没胸怀,还担当,但是我就是有恨,想要杀人的恨!已经2年啦...

记得我以前贴出过关于我火鸡老板的冲突:

那火鸡7年前因为升官不成忌恨于我,2年前他升官无望准备退休时在4月份凭空捏造了5个科研项目,指控我没有完成。并抓住我上班时(其实是午休时间)有打桥牌的软肋,去董事会主席诬告我利用公司电脑和网络运行赌博游戏。

要是一切如实,我也没有什么话说。
要是我有申辩的机会,
要是他们肯花一点点时间去调查,
我也不会仇恨。

结果是我遭受到莫大的冤枉和诬蔑,加上人身侮辱和工作处分。官僚集团将整个事件变成了一种高压,几乎压垮了我全部的力量。我处在既不能打官司,也无法申诉的困难环境。这样血压一天天高涨,人一天天暴力心里开始走向极端...

与我另外一个成天被老板骂F-word的哥们开始一起借酒发疯,开始商讨如何如何解决这帮狗娘养的 low-life assholes.

我们俩都离婚多年,患有严重的忧郁症(我是新患),那家伙为刺杀他那混蛋老板甚至练习过枪击,而我也积极准备买枪。

那段时间,我无法睡觉,仇恨在心里生根发芽。那时我的计划就是等我儿子去大学,然后我便要准备要送那火鸡上西天。那段时间电视新闻报道有国会议员 Anthony Weiner 和加州前州长阿诺·施瓦辛格的欺骗道歉,我便送 email 给老板要他向他们学习,同时建议他每周观看一课“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并学习康德关于说谎的道德哲学,促使他认错,从新做人。

去年9月儿子上大学前2周,情况有所改善,我被调离去了另外一个部门。从此不再受那火鸡的鸟气,然而仇恨依然难于控制。每次在公司见到那鸟人,我都要公开羞辱他 low-life liar,并告之与他同行的同事要提防骗子,那火鸡只装没听见。

是呀,你可以说我很小气,但我相信我气的确很大,很粗,我坚信这世界要是没有那 low life asshole 一定会更加美好。目前为止那火鸡还没有道歉,justice 也还没有实现。

然而我的一生已经非常恍惚,仇恨时时刻刻都在 drives me crazy,让我血压高涨,让我无法入睡,让我从来没有那么地渴望拥有一支枪去实现人间公道!我其实就是心理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那就是我的2年的经历,看过心里医生,也吃过药,砸烂过3+部电脑(记得海川有次停机一天多?),加上座椅还有墙壁,好几次就想开车去撞死那鸟人算啦。我心里医生告诉我:那鸟人是我心里上的 karma,已经深深地植入了我的神经。

那也是我那个朋友(Yale PhD) 近10年的经历,他公开告诉他的前老板,他一直在忍受,潜伏爪牙忍受,要是有一天忍不住了,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那个混帐老板。

这也是我想象的23年来柴玲的生活,她肯定是个不幸的人。比起其他64通缉逃亡的男人们,她心理可能更不能得到解脱。

从绝食到64清晨一直留守在天安门广场,柴玲其实很可能就是个简单愚蠢的傻女人,脑袋里就认一根经。她可能认为当初没做错什么,一心一意为了一个崇高的事业差点牺牲掉,而今所有的罪名都是栽赃的,所有的失败都要她来承担,天道不公,心中的仇恨无法转移,她找不到解脱之道,转而面向基督。

今天我其实已经“平反”啦,我不单没有身体伤害(不算心里),也没有什么经济损失,我也报复了我老板,他甚至躲我,但是我还是不能从恨中解脱出来,无数次想冲进他办公室对他竖中指,甚至尿他,揍那混蛋,但是想要干掉他的念头有所减低。

同样,让我们假设即使天安门平反了,李鹏也被枪毙了,柴玲也很可能难从心里创伤中解脱出来。有如许多从伊拉克撤退回来的士兵在欢迎的鲜花后,心里的创伤久久都无法愈合。新闻里已经有好几起枪杀家人(甚至母亲)的案件的报道,因为他们的心理已经极度的扭曲啦。

仇恨的心不一定就会随时间消失,歪曲的心灵也不一定就能通过 justice 治愈。

原谅,或许只有原谅才可能让你放下你心里的负担,溶解你心里的karma,让你平静下来。也许你能解脱,也许还不能。

我自己也知道那仇恨其实是在伤害我自己,并不伤害我的仇人,但是我就是放不下,不能解脱。我也不知道我该不该原谅那混蛋 liar! 近一年来我一直徘徊在恨与原谅中。只有当你真正有恨又不能解脱时,你才有可能开始感觉什么是原谅,虽然我还不明白。

有人告诉我:原谅是自己给自己的礼物。
Forgiveness is a Gift You Give Yourself

我相信:与其说柴玲在原谅屠夫,还不如说她在试图救她自己。

最后让我来回答那两个问题,余认为:
1)宽恕的基本条件是恨
2)而邓李屠夫很可能就是柴玲的 karma。

阿门,让上帝将柴玲带回家吧。

作者:xilihutu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_________________
是你对还是我right?


上一次由xilihutu于2012-6-12 周二, 下午12:52修改,总共修改了9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xilihutu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9644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