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大船何日过三峡(十四)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大船何日过三峡(十四)   
金唢呐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7/06/19
文章: 1504

经验值: 61256


文章标题: 大船何日过三峡(十四) (1615 reads)      时间: 2012-2-07 周二, 下午9:29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大船何日过三峡(十四)


金唢呐


唐德刚说现在“特色社会主义”政权,“具有中间性”,是“最后一个有阶段性的政权”我完全同意。说现在政权具有过渡性的性质,是因为按照政治经济学的常识来说,市场经济理应是建立在民主政治框架内的一种经济体制。具体说,就是必须有我前边说的那些制度来“保驾护航”:包括多党制、议会制、民主选举、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等,所有制也应该是以生产资料私有制(包括土地)为主的混合所有制。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遏制市场经济中的种种弊端如贪污腐败、贫富悬殊、强食弱肉等,保证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保障个人权益不受官僚集团的侵犯。

所以,我认为邓小平理论与马列毛邪恶的阶级斗争学说不同,在一定历史阶段内有它的合理性,对中国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快速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当时中国并没有进行政治改革的条件下,老邓这么做是非常正确的。但毕竟那只是个过渡性的东东,短期内可以这么干,长期下去必定积累大量无法解决的矛盾。说个可能是不恰当的比喻,靠着邓小平理论治国,有点像农村三马子改装后在跑长途的情况,这在国道经常可以看到甚至高速公路有时也能看到:动力十足,轻点油门车就前窜,能跑一百四五十迈,像我这种车技,根本追不上人家。而且三马子也不管什么交通规则,一路上横冲直撞,但制动系形同虚设,经常出事故,弄不好就是车毁人亡。

就拿这贪污腐败来说,不仅是中国这种共党国家,其它非共党专制的威权统治国家,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无论统治者如何强势,从重从快严打,也无法根本解决贪污腐败问题(新加坡除外,人家属于软权威主义)。就拿台湾来说,是在实现民主后,靠着选民手里的选票,才把腐败的国民党变成了一个清廉的政党,这也居然成了此次马英九和民进党人叫板的一张王牌。

现在国内温和的左派和民主派对现政权的态度有两点似乎很一致,一是现在的政治框架是两派所能容忍的底线。维持现状可以,装神弄鬼、胡说八道也可以容忍,但不能有任何实质性的政治转向,如果出现这种苗头,无论是再往前走搞民主还是搞毛左复辟,都会有人出来“死磕到底”,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梁晓声的原话(曾一度被误解,详见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11-09/13/c_131118545.htm ):

“我们都曾记得,80年代初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把一尊神像从神坛上请了下来,结束了一个神化的时代。现在我感觉到又有一种思潮,似乎要重新把这尊神送回到原来的神坛上。如果十年之后的中国真的再回到当初那个样子的话,那我要么移民,要么自杀。”

“我曾经还写过一段话,但因为觉得太过于严厉,没有发出来。我写的是:如果我的学生卷入今天的极左思潮,我将和他结束师生关系;如果是我的朋友,我将与他结束我们之间的友谊;如果是同事的话,老死不相往来;如果是爱人的话,我将收回我之所爱。”


还有一点就是两派似乎都不希望现政权立刻垮杆。当然,这里面有动乱流血层面的考量,再就是怕对方得势:民主派怕的是“前有帝制遗传”,出现毛时代复辟;而左派怕的是“后有民主远景”,中国彻底告别专制,进入现代民主社会。现在毛左力量貌似非常强大,其实骨子里害怕得很。我前边说过,傻毛左们最怕的就是两件事,一是自由辩论,二是选票。乌有之乡网站左帖铺天盖地,粉丝漫山遍野,实际上那是版主编辑控制的结果。只要放开发帖,最终结果跟天涯、凯迪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其它那几个半官方论坛(如新浪、搜狐、网易)也一样。毛左们动辄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更是过坟地吹口哨——自己给自己壮胆。在中国,判断“屎是否能吃”不能用答卷的方式调查,只能用实物证明,说能吃者,像王熙凤对付焦大那样,上去就是一嘴马粪。对于政体的选择,真正靠得住的还是选票,哪怕现在就把选票交给民众,即使不允许竞选辩论,也绝无可能选出个毛左政府来。毛左上台只有通过宫廷斗争篡党夺权或者是暴力革命,除此无他。

东风吹战鼓擂,中国大乱谁最亏?连乌有之乡领军人物张宏良都心里没底。前一段我转了个张宏良的一个帖子,题目是《“左派带路党”已成为美国进行国家颠覆的新模式》,(详见http://club.sohu.com/newclub/show.php?forumid=shilin&threadid=3804261 ),内容是抨击更激进的极左网站“毛泽东旗帜网”那帮不知深浅的左愤的,将其斥之为“左派带路党”。文章写得又臭又长,跟嘴里含着个驴粪球一样说话含混不清,其实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诫他们不要跟着民主派瞎起哄,搞什么问责动车追尾,中国大乱、现政府垮杆未必对左派是好事,弄不好会导致民主派上台,彻底实行现代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现政权有一千个不是、一万个不对,坚持二杆子专政可是没有含糊过,“五不宣言”那可是掷地有声。

说到这儿开句玩笑,赵本山范伟前几年在春晚演过个小品,里面有个过年先杀猪还是先杀驴的动脑筋急转弯段子,挺有意思。据左派领袖孔庆东说,若中美之间爆发战争,要先杀带路党再发动民众组织抵抗(该白痴教授居然也学老蒋搞“攘外必先安内”)。有机会可以问问该同志,如果真要是中美之间爆发战争,是先杀右派带路党还是左派带路党?按照伟大领袖“修正主义是比帝国主义更危险的敌人”光辉思想,似乎是应该先杀左派带路党才对,嘿嘿,右派带路党也是这样想的。

唐德刚所说现政权特性中我认为值得讨论的是第三条,即权力递减律。这个坛子里的网友大概都知道,旅居英国的大陆学者芦笛先生和台湾旅美历史学家唐德刚在不同时间、地点独自提出了共产专制国家的“权力递减律”(以下简称芦版和唐版),虽然两人都发现了共产专制国家随着权力棒的交接会出现“权力递减”现象,但由此可能产生的结果两人却有不同的看法。说起来挺有意思,也是“一个定律,两岸各表”。

芦版权力递减律是说专制国家会因为统治者权力逐代减弱而无法控制局面,导致军界强人干政,革命群众闹事,天下大乱血流成河,直到有一天“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再出毛泽东,重建一个更加专制血腥的毛氏二杆子政权来。而唐版却认为正是由于统治者权力逐代减弱,再也无法压制人民日益增长的民主自由的要求,统治者只好顺应历史潮流,通过一系列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最后妥协让步,被迫实行民主,通过选举决定权力归属,最终“‘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我们在喝彩声中,就可扬帆直下,随大江东去,进入海阔天空的太平之洋”。在老唐看来,中国正是靠着现在专制社会无法逃脱的“权力递减律”而融入现代之文明,成为现代民主法治之国家,在太平之洋中享受“姨妈后现代之惬意生活”。

我个人认为,老芦和唐德刚预测的两种结果都可能发生。就发生几率而言,局面失控越早,出现老芦所预测结果的可能性越大;失控越晚,则“芳草萋萋鹦鹉洲”出现的可能性越大。其中原因我在不同文章中说过,“权力递减”现象不仅发生在党政首脑,军界强人的铁血意志、革命群众的造反精神、知识分子的理想主义也都在出现递减,而且靠着重力加速度直坠青云,递减速率似乎比政治局更快。一句话,大家都在变。无产阶级专政需要敢于担当的铁血强人,这在国内绝对是稀缺之物。

不信国内的网友可以观察一下自己周围的老中青、左中右,看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现在跟民国时期可完全是两回事,那时无论是手握重兵的军阀还是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个个都是满腔狗血、一身狗胆,谁都可能闯下大祸来。而在当今现实生活中,不同阶层的愤(粪)们我也遇到过一些,好像都属于“嘴巴腔里硬,裤子裆里阮(软)”之类的货色,网络上那些揎拳掳袖、义愤填膺、整天叫喊着大打、早打、打核战争者,现实中多是胆小如鼠、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辈。

现在闹革命跟过去古代的农民起义不一样,那时候是“造反是死,饿死也是死,或许造反还能闯出一条生路来”。现在没这个动力,为了改善生活条件,也犯不上去冒杀头的风险,必须要有理想信念才行。这次通过司马南在“太平之洋”彼岸的电梯门事件才知道(这毛左就是邪门,滚动电梯还能夹头,实在是想象不出来这是何等的高难度技术,比春晚小品可乐多了,也算是填补了一项国际空白),敢情毛左领袖的老婆孩子也在美国,也要削尖脑袋往自己痛恨诅咒的西方世界钻。有网友统计了一下,毛左领袖本人或家属在国外卧底的还不是个别人,而是绝大多数。就凭这个,真不知道这毛左革命还怎么个搞法。当年老一代闹革命可不是这么个干法,很多是告别自己优裕的家庭生活,背叛本阶级,到深山沟里去受苦受难的。农运大王彭湃烧掉地契闹革命,彭德怀枪毙了投敌的亲舅舅,方志敏大义灭亲杀五叔,跟现在卑劣的毛左领袖完全是两回事,他们说的东西连自己也不相信。

我觉得讨论中国将来的政治走向,一定要弄明白中国人心里在想什么。中国社会和西方社会的最大区别就是“我们的中国文化有时就可以是‘三八二十三’,而不是‘三八二十四’,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啊!”(详见我转帖的:《从三八二十三,看中国的流氓文化》)。于丹教授总结的简洁而准确,现在的利益集团和毛左就是“三八二十三”禅宗故事里无赖混混,生生扯着脖子高喊“三八二十三”,沉默大多数就是通过顿悟或渐悟而深得传统文化精髓的小和尚,底层民众就是被敲诈的小商贩。但如果因此得出中国人不知道“三八二十四”那就大错特错了。按照俺们那嘎达东北话来说就是“心里明镜似的”,这点与各国人民无异,中国人并不缺乏常识。不管嘴上怎么说,真要是让人们回到毛时代,无论是精神上的压制还是物质上的匮乏,都绝不是当代人所能接受的。看看那些毛左领军人物家属的居住地就知道,“良禽择木而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之类的小算盘比谁打得都精。

前面说的是人的变化,再看看国际大气候,也是越来越朝着有利于民主的方向发展。借用一句伟大领袖在老三篇中《愚公移山》中的一句话就是:“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其实毛说话时的国际潮流正好相反,当时共产专制才是主流,到了五十年代,共产专制阵营的人数还一度超过了民主世界。不过现在的情况却真是像伟大领袖当年判断的那样,不信你把最近30年的世界各国政体的变化搂一下,热闹固然热闹,“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但塌下去的大楼都是专制,起来的朱楼都是民主,政治走向都是清一色的由专制走向民主,无一例外。如果中国是处于朝鲜那样的封闭状态,世界潮流的影响还可以忽略不计,但现在中国这么开放,其影响就不能不考虑了。

我说局面失控越晚,实行民主的可能性越大,毛左复辟的可能性越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社会发展的趋势是人命越来越值钱,谁也不敢视人命如草芥而大开杀戒了。所谓毛左复辟,仅仅是毛泽东式的野心家上台还不行(这倒是完全有可能,而且难度似乎还不太大,因为中华民族历来有被忽悠的传统,属于被忽悠控一族),难的是上台后一定要完成两件事才能算复辟成功:对国民财产的剥夺和思想行为的控制。经济越发展,国民积累的私人财产越多,剥夺起来难度越大;社会越开放,国民的眼界越开阔,思想越活跃,社会越多元,控制起来也越困难。

乌有之乡领军人物马宾曾提出来要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具体的斗争目标就是:“在城市,把在改革开放期间一切公有财产被私有化了的财产,全盘收归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在农村,实行土地国有化、劳动集体化、生活社会化的三农政策。”气魄虽然不小,但却毫无实现的可能。广东汕尾市委书记曾发牢骚说,现在当官“权力一天比一天小,手段一天比一天少,责任一天比一天大,老百姓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聪明,一天比一天难管。”实现乌有之乡这些目标,只有依靠暴力手段。离开了杀人抓人,毛左复辟就只是一句空话,出什么天才人物也白搭。诚如唐德刚所言,“实是任何人力、物力,皆不能逆转者也”。可看看当前的国际形势就知道,现在政府想大开杀戒是何等的困难。

其实不用“冷眼向洋看世界”,只要看看自己的家庭就知道。现在哪个家长还能靠棍棒控制孩子的思想行为,谁不是陪着小心说话。这些小崽子自己的卧室乱得像个猪窝,还搞得神秘兮兮的,“风能进雨能进爹妈不能进”,进去给他收拾一下还得三番五次地请示汇报。有人说这是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果,我看不完全是。我接触很多农村来的学生,都有兄弟姊妹,他(她)们生活条件当然不能跟城市独生子女比,不过脾气一点也不小,毛病一点也不少,富二代的毛病穷二代也都有。咱这个坛子不少网友都在国外,你们孩子怎么管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几个移民家长提起孩子也是头大,除了嗑药,孩子基本上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家长一点辄也没有。

经济越发展、社会越开放,实现财产剥夺和思想行为控制就越困难,这是毛左复辟需要解决的最大难题,“这才是最难最难得啊”。

【未完待续】

作者:金唢呐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金唢呐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86265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