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专制制度下的人际关系角色简析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专制制度下的人际关系角色简析   
NOEQ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专制制度下的人际关系角色简析 (1016 reads)      时间: 2003-11-20 周四, 上午8:10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专制制度下的人际关系角色简析



中国麻将需要4个角色才能成局的。 虽然我自己不懂中国麻将的奥妙, 也不喜欢。 但我经常在牌桌上观察到的一个情形就是 : 如果出现 “三缺一”的情形,通常是那三个已经先在牌桌前坐下的牌友,就会显得非常局促不安, 神情焦虑。 他们会伸长脖子,四面张望, 深情的呼唤那最后那个决定他们赌局成败与否的 “主角”尽快登场。



显然, 如果这个“主角”由于某种原因而不能登场的话, 那么, 无论这三个已经先上场的 “选手”的牌技有多高, 机会有多大, 他们都只能面临 “破局”的局面。



三十年代的时候 , 日本人为了统治整个亚洲, 曾经提出一个所谓的 “大东亚共荣圈”的概念。 我记得自己在初次接触这个非常新鲜的名词的时候, 感到非常迷惑不解的地方有两个: 一个是为什么日本人会提出这个“共荣”的口号? 究竟是和谁 “共荣”呢?另一个则是我不明白什么日本人要管这叫 “圈”? 自己玩不就得了, 为什么要搞一个所谓的 “小圈圈”呢?



后来, 很久以后我才渐渐地明白了这里面的奥妙。 想想这日本人提出的这个概念其实蛮有道理的。远的,大的不说,就说这麻将桌吧, 不就是这么一个 “共荣圈”么? “三缺一”是不能成 “圈”的,因为缺了一个角色, 就等于这个这个 “圈”破了个口。只有将这个 “破口”给堵上,当牌桌上的每一个位置都被填满了之后, 每一个人都找到了自己该扮演的角色了, 这下面的好戏才能开场。才有所谓的“共荣”。



当然也 可以从系统论的角度上来看这个问题, 在这里, 一个大的, 整体的系统所以能够形成和运转,完全有赖于各个部门或局部之间 “子系统”的整合与协调。如果某个大系统在一个局部的地方有故障或者坏损的情形发生的话, 哪么哪怕这个大系统的本身设计得再精良, 再完美,也还是无法运行。



小到一个牌桌, 大到一个社会,都有这种的所谓的“系统”的人际关系。 不同的社会,如同两个不同的系统, 人与人之间便结成不同的的, 甚至是完全相反的人际“局部关系”。



民主社会和专制社会各自分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 “大系统”, (用日本人的话来 说就是“圈”)在这两个大系统之下, 人与人之间, 自然也就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关系出来,或者说,呈现出不同的 “子系统”出来。民主社会的人际关系是单纯的和 “平面”式的。 我在这里不准备做更多,更深入的讨论。现在我们重点要讨论的是专制社会的人际关系, 因为专制社会的人际关系的模式, 显然要比民主社会的人际关系复杂得多。它看上去就象埃及的金字塔那样庞大和神秘不可思议。



在这个金字塔顶端的, 当然是那个不可一世,雄视八方的“真龙天子”, 或者曰 “伟大领袖”。用贬义的形容词来说就是所谓的 “专制暴君”。他们之所以会被尊为 “领袖”,用德国那个著名的社会学家韦伯的话来说,那就是因为他们具有某种神秘的 “克力之马”, 或者用翻译过来的话说就是具有非凡 “个人魅力”(CHARISMA)。



和民主社会不同的是,民主社会也有这样的具有非凡个人魅力的政治领袖,但在民主社会里这样的魅力型领袖通常有三个致命的缺陷: 一是他们自己也必须服从那 个代表人心道德的上帝权威和代表人间秩序的法律的权威,第二是他们握有巨大权力的时间通常都是非常有限的和非常短暂的。第三是他们永远只可能获得了最高的权力的一部分,而不可能是最高权力的全部。譬如在美国, 总统所能掌握的, 无论如何都只能是最高权力的三分之一而已。



但是在专制型的政治领袖那里, 则完全不存在这样的局限性。通常他们自己就是上帝和法律化身。根本不认可也不承认任何除了自己以外的 “上帝和法律”。所体现出来的, 是一种超越任何人间道德和法律的, “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毛泽东语) 的自我偶像崇拜的精神境界。他们通常都会无限制,无限期地掌握和控制着各种的国家最高权力, 权倾一身,毫无制约。除非发生暴毙或暴亡,或者要么就是发生革命,否则的话,他们的统治通常都会无期限地延续下去。人民的痛苦就会好象永无止境似的。



为什么专制暴君会被韦伯称为 “魅力型领袖”呢? 当然是在这些暴君的身上,普通的老百姓一般的会看到某种他们非常仰慕的人格和知识上的 “魅力”。譬如暴君们通常都有一种敢于推翻现存制度和秩序的百折不挠的坚强的意志力, 他们都具有某种天才的 “号召力”和鼓动能力,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一群头脑简单的追随者们组织和动员起来的出色的演说家和 “口号设计家”。同时,在大多数的时候, 他们可能是非常优秀的, 广记博闻的艺术家和文学家。



我们顺手就能举出毛泽东, 希特勒,撒但胡生的例子, 他们就非常合乎韦伯的这个“魅力型领袖”的特征。



专制暴君是这个金字塔系统中的第一个角色,接下去的就是在权力上略迅暴君一畴的那些谋臣。那些专门替暴君出谋划策的, 协助暴君实现其理想的 “绍兴师爷”们。传统上, 中国人给这些人一个不太好听的头衔叫 “奸臣”。



“奸臣”通常在个人魅力上不及暴君本人,所有他们都只能仰附于暴君之厕。但暴君通常也无法离开或者是摆脱这些奸臣,在心理上对他们有非常多的 “依恋”- 尽管在非常多的情况下,暴君们通常也知道自己所宠爱的这些奸臣, 其实不过是一些狡诈邪恶的家伙罢了。但暴君无法摆脱对他们的这种心理上的 “依恋”的原因有三条: 第一是这些奸臣们通常都会比一般的人对暴君有更多的个人忠诚,奸臣知道他们必须 “卖身”依靠他们的主子,才会有荣华富贵。因此他们无论是在言语上还是在行动上都会比常人更加积极地, 不择手段地向主子表露自己的这种 “个人忠诚”和忠心。第二是这些奸臣们通常都比一般的普通人都更加理解暴君的心意,知道 “圣上”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通常只有主子稍加点拨,他们立刻就能心领神会。所谓 “心有灵犀一点通”,长于 “揣摩圣意”,并且积极下手是也。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奸臣们通常都有相当的 “才华”,能够帮主子出主意,想办法。或者可以将主子的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变成一个具体的计划和措施。



历史上, 你可以在中国的每朝每代都发现这种暴君奸臣共生 “共荣”的现象。譬如宋代的徽宗和高俅,明代的熹宗与魏忠贤, 清代的乾隆与和坤,共产红朝的毛泽东与四人帮。 等等,都是历史上名噪一时的, 典型的专制暴君-奸臣的关系。



“奸臣”们通常都是直接地依附于专制均君王的。但是另外还有一个专门的阶层则是直接地依附于这些“奸臣”们的。 他们的地位在奸臣之下, 通常是直接地替奸臣们效命的那些 “门生”或 “走卒家丁”之类的人物。中国人精神老祖宗孔夫子有一句十分难听著名的口头禅是来形容这一群特别刁钻的人群,叫 “唯小人与女人为难养也”。 所谓的 “小人”, 在很大的程度上指的就是这个特殊的群体的那些人的行为的特征: 他们喜欢挑动是非,或者是挑起争端和纷争。他们喜欢歪曲是非和真相,用阴谋和诡诈来媾陷无辜和清白的人。最大的作用便是为他们的主子制造事端,为他们的主子陷害对手制造 “导火线”。



中国历史上这类的 “小人”数不胜数。 譬如我们最熟悉的那个宋代的奸臣高俅的儿子高衙内。他占着自己父亲的权势和地位, 直接挑起对林冲的迫害。这故事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



另一个例子,我们可以举清朝的 “八国联军”进入中国所事件。八国联军对满清宣战的直接原因, 是所谓的山东和山西地区的 “教案”问题。但直接导致中外矛盾争端激化的那个 “小人”,却是当时的山东督抚毓贤。1900年6月13号他在山西的太原, 将四十四名外国传教士、十七名中国教徒以及从寿阳押来的英国教师毕翰道一家七人全部带到巡抚衙门西辕门前,在百姓的围观之下逐一杀害。 直接将整个满清王朝卷入了对西方国家不可挽回的冲突之中。



我们还可以再举一个 “小人”挑动争端, 祸祸国殃民的著名例子- 哪就是文革开始时的姚文元和聂元梓。姚文元的 “评海瑞罢官” 和聂元梓的 “我的一张大字报” 就是非常典型的, 挑起后来的血腥的文革运动的两个 “导火线”。如果我们不是那么健忘的话,我们明白姚文元 “评海瑞罢官”导致了 “毛圣上”对知识分子的全面斗争。而聂元梓的大字报则是导致了对共产党内对一大拨老革命老干部们的整肃 --这些都要归功于那些专门善于挑拨是非的 “小人”们的功劳。



暴君 - 奸臣 - 小人,这三个角色基本上已经构成了专制制度底下人际关系的一个最重要的核心。但是这还不够完整,好象牌桌上的 “三缺一”的格局。最后的一个角色一旦加入近来之后,整个专制制度的人际关系 “网络”, 或者说是 “系统”才能完善了。而最后的一个角色就是所谓的职业 “暴民打手”阶层,用一句更直接了当的话来说, 就是 一些头脑简单的“忿青”。



满清时期的义和团和毛泽东时期的红卫兵,就是一拨属于这个阶层的愚昧型的 “打手型”人物。这些人头脑简单,感情冲动,属于社会的底层,他们通常都是一些信奉 “有奶便是娘”的街头小混混, 或者是所谓的豪门纨绔子弟。 从地位上来看, 他们虽然是处于这个 “专制共荣圈”中地位最低下最愚蠢的一层,但他们的作用却是显然不可缺少的。毛泽东的红卫兵,撒但胡生的 “骸因纳”,希特勒的 “冲锋队”,都是忠实地执行领袖意志的这么一批人马。



暴君 - 奸臣 - 小人-暴民。这四种类型的人物于是就形成了一个专制社会底下所特有一种 “人际关系种群”。一个特殊的,相互利用,又相互依靠的主奴,或主仆关系。暴君提供利益和地位, 奸臣出谋划策,小人挑动事端,暴民冲锋陷阵。大家各司其职,取长补短,最终形成一种非常稳定的统治关系的 “系统”。



这样的人际关系系统,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决不单单存在于 “国家”的层面上,恰恰相反,它同样存在于专制社会的个各 “子系统”或 “局部”当中。举例来说,中国阶基层社会的一个企业, 或者是一个地方上的乡镇,哪里的党委书记或村长什么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么一个称霸一方,鱼肉乡里的 “土皇帝”。只要他手里有权力,他就可以有一班专门替他出谋划策的 “狗头军师”,和一些依附于他的,到处欺压百姓的小人和打手。



中国的专制制度之所以如此地顽固和具有高度的 “再生能力”, 说到底,也正是因为这个大的专制系统中的人际关系,是建立在无数个局部范围内的 “小专制系统”之上的。这种重重叠叠, 大大小小的复杂的人脉关系,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彼此依存的专制关系的网络。



这里面不仅有物质利益上的彼此依存,也同样有精神上的相互联结。“暴君”本人就是一个道德和法律的象征和代表。因此 “暴君”本人的存在,也同样为这个系统之内的人提供了一个 “存在的意义”和 “精神价值”的符号。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相当多的中国人, 即使来到了美国之后,尽管已经身处在一个自由的环境当中,只要在一定的环境和条件下,他们立刻就会自动地,下意识地结成这种暴君 - 奸臣 - 小人-打手的共生共存关系,或者说是一种奇怪 “专制生物圈”的关系。



以我们眼前的这个 “罕见论坛”为例,如果我们将“罕见论坛”看成是一个中国社会的小缩影,一个网上 “虚拟”的中国社会人际关系圈的话,那么, 我们同样可以非常明显地观察到,一个同样是“虚拟”的专制制度的那种人际关系, 眼下也正在形成和发展之中。牌桌上的那四个不同的角色, 现在看来都已经 “到位”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局面已经形成。



那个具有神秘“克力之马”魅力的“暴君型”的领袖,当然是那个号称 “奸坛坛主”的芦荻。他的 “领袖魅力”在不仅在于他的文采,其实更在于他对抗 “民主”和 “良心”的那种胆魄和毅力,那种 “上帝已死,芦黄天当立” 的真龙天子的气度。在芦荻哪里,基本上一些和文明的社会最基本的原则 - 譬如民主价值和良心,都已经被他毫不犹豫地颠覆了。他自己则成为了判定一切是非和真理的标准:凡是合乎他意志和心意的, 就是真理的和正确的,反之,则是错误的和荒谬的。因此, 他可以以自己的 “意志”为依归, 发展出一整套自己的,芦记“扫荡民运”, 芦记“疗愚”,芦记“法治”,芦记良心的理论和思维方式。在这一点上, 芦荻和那个喜欢“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毛泽东,其实在个性和人格特征上, 是非常接近的。被一大拨不喜欢自由人权, 民主思想, 而对专制制度情有独钟的中国人捧为他们的 “领袖”,当然也是当之无愧。



但是如果这个 “芦暴君”不回罕见论坛的话,基本上网上的这些专制派人物还是处于一种 “群龙无首”的局面,就好象我开头所说的那个 “三缺一”的尴尬局面。但是当这位 “皇帝”终于被他的拥护者门迎接回来, “复辟”成功之后,局面马上就改观了。我上面所说的那个暴君 - 奸臣 - 小人-暴民体系终于出现了。



在这里 ,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 “共荣”系统组合: 随便和马悲鸣扮演着张春桥的那个出谋划策的 “军师”角色,吐油和安魂曲担当起演姚文元和聂元梓的那个挑拨是非的“小人”的工作,当然,最基本的冲锋陷阵的“打手活”- 骂骂咧咧,操爹操娘的活也同样不乏人选,譬如那个王小石头,和真老百姓什么都一窝蜂地承担下来。大家既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和利益,也有共同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当然,彼此之间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也有类似共产党的“统一战线”那样的相互利用的关系。总之是, 大家各司其职,各尽所长,形成一种即将接管罕见思想论坛的,风雨欲来的 “夺权”架式。



导火线么,自然是那个不可思议的 “倒班主的13”运动。 但这仅仅是一个导火线而已。更多更大的 “斗争”, 不可避免地在后头吧。



这样的结构系统,当然也比专制主义的对手 - 自由派和民主派巩固和顽强的多,盖因大多数的民主派自由人士,大多都是独立和个别的,且不擅长于斗争,更不可能结合成这么一个稳定的,建立在某种核心利益和爱好之上的 “系统机制”。因此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民主派和自由派人士无疑是要居下风的。



这种情形,我想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恰恰相反,只要在中国人团体形成的地方,就完全有可能出现这样的人际关系的结构。



而一旦这样的系统和关系网形成的时候, 一个以 “人治”为特征的专制制度也就不可避免地要形成。腐败,专横,颠倒是非,阴谋,打击不同意见 - 所有这些专制社会不可避免的弊病都要出现。终其原因,无非是因为代表人心和道德的上帝的权威, 和代表秩序和程序的法律权威,这时候, 都被那个“伪上帝” - 暴君所颠覆,所取代。



暴君自己,要成为了人民的偶像和禁忌。凡是和这个偶像禁忌所不容的,统统都要在被消灭的行列中。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6882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