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稀里糊涂三峡神游(七):云阳姑娘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稀里糊涂三峡神游(七):云阳姑娘   
xilihutu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07/03/29
文章: 9117
来自: 美国加州
经验值: 293393


文章标题: 稀里糊涂三峡神游(七):云阳姑娘 (1121 reads)      时间: 2010-1-03 周日, 上午9:20

作者:xilihutu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一):朝天门

(二):一等舱

(三):鬼城丰都

(四):石宝寨及三峡文物

(五): 过万州

(六): 红歌热舞

(七):云阳姑娘

一等舱的服务员是一个有甜甜的笑容又非常文静秀气的姑娘,她说话时明亮的眼珠不停地转动闪烁着十分的机灵,带调的乡音还夹带有七八分的调皮。

第一次找她的麻烦是因为没有热水洗澡,她有些不相信我地反问道:“没有热水?”,“有热水,但是不热!”,我故意想把事情闹复杂一些。

"那我在三楼给你开个房间,你可以去那里洗澡”,她好心地想帮我。

“那谁替我把换洗衣服拿去三楼呢?”,我想我总不能光溜溜的去三楼洗澡,再光溜溜的回到四楼去换衣服吧?

“嗯,那你最好就只换洗衣服,不用洗澡,换衣服跟洗澡其实也是一样”。

想想她说得蛮有道理,我换穿衣服后,感觉比洗澡还要干净舒服,而且省事方便。

第二次找她是因为我手提电脑快没电了,房间里面的插头又不对。小姑娘检查电源插头,带我找到另外一个小广播员,在游船广播室里偷偷给我充电。

为了感谢她和广播员,我把在石堡寨买的两个长江雨花石送她们,并告诉她们那石头是“通灵宝玉”,只送给有情人,俩小姑娘欢欢喜喜地收下,并保证随时可以为我电脑充电。

闲聊中想起刚来美国读书时我那导师告诉我如何如何泡妞时说,你要假装打量那妞半天然后故作欢喜地告诉她,原来她为什么那么的美是因为她好像好莱坞一个电影明星,云云。

盯着那七八分调皮的服务员看了半天后,在她不好意思时我语气肯定地说道:“难怪看你那么眼熟,听你的话又是那么耳熟,我知道你是哪里的人”。

“你认识我?”,也不知道她是在相信我还是在怀疑地问道。

“我说怎么一看见你就很亲热,原来你的眉目,神态,语调,动作......都是那么熟悉,要是跟我大学班上一个校花站一起简直就是一对姐妹花,你-你-你是达州人,对吧?”,边打量她的表情边想显示自己的本领。

看出来我原来是个骗子,她花枝乱咋颤,“不是滴,不是滴,我在长江边长大”。

长江边也出美女?“哦,原来是秭归美女”,美女王昭君的故乡,我想起了几年前去库布齐沙漠探险时在黄河边看见过昭君墓,我不由得有些伤感。

库布齐沙漠:




“来,快跟我来”,她带我来到了甲板,那唱红歌的男子刚离去,跳热舞的女红卫兵们也不见了。这时天完全黑下来了,原来又有一个年轻的城市,新新的高楼点缀有星星的灯火有条理有层次地坐落在依山傍水的长江(哦长湖)的北岸,这城市没有朝天门的妖艳和富有,不象丰都鬼城那样神秘阴沉,也没有万州那么贪婪和腐败。

“哇塞,这一定是香格里拉,你输了的话你亲我?”,我跟她打赌。

“是你赢了,这就是天上人间!这也是我的家---云阳”,姑娘幸福的回答道,眼睛望着北岸沿江的滨江路,好像在找寻是否有人也在找他?

云阳全景(来源:Panoramio):




云阳,只有如此仙境一般的地方才能养育出清秀的姑娘,当我再次回首我们游船经历的这些城镇,才发觉那些名字有多么的俗气,什么重庆,什么涪陵,什么忠州万州,比起云阳来有如有人拿东京去比维也纳,除了比大小外,就只能比贼样。

其实我知道一点点云阳是因为今年5月长江南岸云阳段有大面积塌方。蓄水175米后,许多原本水土流失破坏后的坡面现在浸泡在水下,今后几年有可能如黄万里先生所预言那样将会有更多的滑坡。

见我有些茫然,云阳姑娘非常幸福地为我指点云阳新县城,她指向一排排奶黄色从江边一步步上山空旷整齐的路灯告诉我说:那就是云阳新城万步梯,万步梯再上去就是她的家。她的家在一个小山坡上可以看见长江,那坡上的房子是不是比较贵?我用美国的价值观判断问道,“不是滴,坡上的房子比较便宜”,她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非常满足。

云阳万步梯(来源:Panoramio):




刚买的新楼房并搬来不久,云阳姑娘原来与爸爸妈妈住在新县城下游20公里水路的老城,今年蓄水后老城已经完全淹没,现在的云阳是全新的移民旅游新城,我既为这个幸福的云阳姑娘高兴,又为已经沉没在长江大湖下老县城悲哀(想起了龙应台写的千岛湖的故事),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该对姑娘说还是对云阳说。

“你去过红岩村和渣滓洞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来了个显然是50来岁的工人小头目打扮的老重庆,依稀还看得出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武斗洗礼,至今还有饱满的革命热情。

“没去,我还真想去看看当年帮助我们抗日的中美技术合作所”,我认真的回答道。

“知道红岩里面的江姐吧?她丈夫彭咏梧就是云阳人,被国民党杀害后,他的头就悬挂在云阳城门..."

"哦”,一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起了一个笑话:

江姐来电话问: 国民党推翻了吗? (博讯 boxun.com)
答:被阿扁推翻了,国共成了好朋友!

董存瑞来电话问:劳动人民还当牛做马吗?
答:都下岗了,不劳动了!

刘胡兰来电话问:姐妹们地位都提高了吧?
答:提高了,都当小姐了。

杨子荣来电话问:土匪都剿灭了吧?
答:都当警察了!

雷锋来电问话: 地主都打倒了吗?
答:都入党了。

马克思来电话问:资本家都消灭了吗?
答:都进党中央了!



然后半嘲半讽地说:“听说江姐唯一儿子定居美国做教授,也不知道是不是违背了烈士遗志?”

听说美国,那云阳姑娘有些骄傲地告诉我:她有一个中学同学也去了美国...,好像是在西雅图。

她的眼睛如梦一般地望向远方,我开玩笑道:那么我们把这船开出三峡大坝,开出武汉-再去南京-再去上海,出大海,然后我们就可以去美国了。

我看见她笑了,甜甜的,充满幸福地笑了,即使没有一点点声音。


附:
长湖沿岸塌方照片:




更多照片:
http://www.panoramio.com/user/1353814?comment_page=1&photo_page=1

作者:xilihutu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_________________
是你对还是我right?


上一次由xilihutu于2010-1-04 周一, 上午1:29修改,总共修改了1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xilihutu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12998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