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稀里糊涂三峡神游(二):一等舱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稀里糊涂三峡神游(二):一等舱   
xilihutu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性别: 性别:男

加入时间: 2007/03/29
文章: 9117
来自: 美国加州
经验值: 293393


文章标题: 稀里糊涂三峡神游(二):一等舱 (1132 reads)      时间: 2009-12-20 周日, 上午9:27

作者:xilihutu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一):朝天门

(二):一等舱

“呃...一等舱, 那是怎样的排场?”

学徒小兄弟窥探地边看(读)边问,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乘坐一等舱。那船是旅游包船,由重庆去大坝再返回,供游客欣赏两岸风光及沿路景点。全程有一没有丰富表情的年轻女导游带队,搭乘一4层高的“长江观光号豪华游轮”:




(图片有旅游通114网站提供:http://www.lyt114.com)

从美国回到重庆后就一直在徘徊:5天左右的时间是走汶川呢还是去三峡?

电话问过成都地质部门的同学后,听说去汶川不会有太大问题,只是里面许多工程车,且多段单行道还有部分的道路管制加上可能的地震(前不久汶川又有一5+级地震),而我不仅只想去看汶川,糊涂想走通:成都-都江堰-汶川-茂县-北川-绵阳-成都。

地图(请点击)

为了不给里面施工增添道路堵塞,糊涂准备下次夏天去地震区。正好三峡大坝刚正常蓄水又是旅游淡季,加上武汉-广州高速列车正在试运行。糊涂20余年没有乘坐火车(其实3年前坐过上海-北京快车,但的确没有过足瘾,在火车上睡一觉就下车了),便改变主意乘船去武汉再火车去深圳,从香港-东京回美。

主意打定,一问票价还不贵。一等舱:800,二等舱:700,三等舱再少100多,四等好象是400左右,价钱比正常价少300多,夏天可能要1200+人民币。

谈到大好形势时,国人无不眉飞色舞,大有领导世界文明之姿态,又及个人生活琐事时,家人朋友又要我千万小心骗子,小偷,教我形形色色的防人之道,我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为什么骗子们也随国家的崛起而崛起。想到一等舱只有两床,由于是淡季,可能没那么多人,那么或许就我一人,这样我可以有我自己的桌子放我的笔记本电脑写我的游记,而不会干扰他人,再者,我想邀请我七老八十的老母也去三峡,这样就有一包间 Smile

历经过灾荒年生的母亲自然不愿去花800看三峡,而由于我只走单程,便一个人上路了,“一个孤独的旅游者”,我弟弟总结道。

我的一等舱有两张床带一卫生间,不知道是我一身臭汗还是卫生间的味道,脱光光的我准备 take a shower,却发现没有热水,灰溜溜地,穿好衣服后仔细打量了我这一等舱房间。

有一个古老的电视加一时髦的电话,黄色的桌子还有黑色的凳子,新新的地板配有旧旧的被子。

20年前我也是乘坐游轮顺江而下去了上海飞美国,20年后我由四等舱升为一等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人呀人,真不是东西。

房间里还有你我都熟悉的开水瓶,为了重温旧梦,我开水房去打开水。由于技术不熟练,小小心心还是被热水烫伤我手,抬头看见有中英文提示:“小心烫伤”,英文翻译为:“Carefully burn”,唉,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小心还不会被烫。





这才注意到其实由于中国的崛起,老外常来敬仰我壮丽河山,为了让他们“Carefully burn”,船上几乎所有中文标志都有英文翻译,这次船上倒是没有看见 translate server error:




但是有告诉老外任何花钱的“娱乐部消费指南”:





临上船时,网上与一女牌友聊天时,她开玩笑说:希望我有一漂亮姑娘与我同行,上船进房前,走道里一年轻美貌紧身只在小说中才出现的一个剑侠女子正在大骂上当受骗。原因是买票时旅行社告诉说我们是三峡游的包船,票价同时包括沿途所有景点的门票费用,上船才知道船将要停靠几个点,只包1-2个便宜景点,重要景点(贵)要自己掏腰包。我不带任何企图地好心劝告美丽姑娘:错可能在旅行社而不在轮船服务员,这些乘务员可能完全不知情。

那女子美若《英雄志》里的艳婷:

英雄志广告:https://acrobat.com/#d=pTlImWl*TvWjV1oSq3V1Lg

艳婷(电视剧剧照):




当师兄惨遭毒害死去,师傅又离寨造反后,艳婷独自担当起照顾师妹的任务。那剑侠女子美眉中飞扬间有冷静,美目中凝聚着坚强,还没等我看见美鼻,美嘴...只听她温情说道:父亲将与我住同一房间,希望我包涵,云...晕,没等我想说:“其实父母因该住同一房...”,她飘然转身进入隔壁房间。

晚睡时分,她带她父亲过来。闲谈2-3语后再度嫣然离去,只留下幻影般的身影还有就是无边的遗憾。

交谈中,原来他老父是甘肃天水乡下来的农民,如今子女长大成人,父母两人先来重庆看小女儿,再去桂林看儿子和大女。

由于糊涂曾经被发配兰州一年,那熟悉的地方音引起我无限的思念,青春年少的不糊涂在兰州度过了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那里有我许多的年轻朋友们和发蒙的英雄情结,那时老想出关去打匈奴,差点就把名字改成了:糊涂去病。

好象老头一点点都没有当船离开朝天门时甲板上那帮人的海皮感,他说话平静,看得出读过书,也不盲从。当大家在欢天喜地激情长江时,他和他们一家只沉侵在一家三口的小房间里好象与海皮的潮流有些不和谐。

深沉的他无限遗憾的说起他作为一个农民受了一辈子的苦,好象有些不服,又有些茫然,有如落榜的穷困秀才,又像一个搭错车的过来人的万般无奈,眼睁睁地看着下班车快速地超过了他的慢车,被时代遗迟的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加重了口气再次说道:“农民”...

没等他说出“苦”,我赶紧马屁道:你非但没有受一辈子苦,那只有半辈子,看你今天,有如此漂亮的女儿,享受你下辈子该享的福分,其实你没受苦。你是先苦后甜呀。

那老汉想想有道理,幸福地睡着了。

为了不影响他人休息,我也关灯睡觉。

大约半夜1点,我被一阵阵劣质烟草味薰死,又被声声咳嗽声吵醒。原来是那老人翻身起来腾云驾雾,戒烟2年多,我无法忍受那烟味,只得穿衣出门去船尾看夜景。





作者:xilihutu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_________________
是你对还是我right?


上一次由xilihutu于2009-12-22 周二, 上午7:20修改,总共修改了2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xilihutu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11702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