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alienjf:满蒙都是中国社会进化的病毒所在!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alienjf:满蒙都是中国社会进化的病毒所在!   
alienjf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alienjf:满蒙都是中国社会进化的病毒所在! (920 reads)      时间: 2007-7-07 周六, 下午9:58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明朝和宋朝都是中国历史上资本主义萌发和社会进步发展转型时期的两个关键的朝代。

宋朝是整个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个文化,和商业篷勃发展的历史阶段。著名史学家陈寅恪就说过:“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于宋之后,则荡然无存也”西方的史学界和日本的一批学者们都存在有一种流行的观点,既: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文艺复兴与经济革命全盛时期,也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宋朝科技文化的进步,在中国整个历史上来说,都是一个亮点。


中国自宋代以后也得以构成一个比唐代远为普及的文化社会族群。而基层知识分子,构成基层乡绅,并成为村镇百姓与官府的桥梁。他们指导公共工程、支援学校与书院、编纂地方地志、参加地方祭典、纠集赈灾工作、招募地方自卫武力、提供村镇行为规范。宋、元、明、清时期,透过科举孕育而成的士大夫阶级,是一个同时拥有政治权力、经济优势、学术文化素养的新兴族群。优势条件的结合促使这个时代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为普遍发达的时代。因此,总体而言,到了宋朝,经济上除了一些皇亲国戚、富商大贾外,社会已无明显的阶级之分。

所以拿宋时的中国同行平行比较于后来西方崛起的文艺复兴,是完全不过分的。

而随后的明朝虽然官贪政腐,但是其社会结构已经完成了一系列的深层次的变通和改革,航海,火炮,科算术进一步的发达,有些已处于世界的尖端,社会上层建筑也已出现了以内阁制度等具有一定程度上作为民主政治,开放政治信号的特征。而随着东学西渐明朝的小商人和小手工业者高度发达,明末社会高度开放,中国社会已具备了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的一切条件和必备的温床。

在可见的未来,就算明朝发生改朝换代,但是因此而留传下来的科学知识,工商业的标准,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势必会接着进行下去。在相对宽容的本民族的改朝夺位(比如,明末的农民军)体制下,也不会完全停止,仍会接着进行,并将获得更大的生命力,以及完成促进政治改革的可能性。

因此把两个朝代都看作是中国历史上民族进化的一个契机来说,是不过份的。

而宋明的灭亡,就标志着中国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改革前进希望在某种层度上的最后破灭。

前者因为野蛮的蒙古进犯而灭国,后者则是满州人统治而近乎于亡国亡种,而这两外来者的共通之处在于:他们来之于完全不同的民族入侵,在统治手段上将消处被统治者的民族性,和进行民族奴化,民族清洗等方面,作为治国的主要手段和政策来实行,作为完全的外来民族,在对于保守的社会体制更具偏向,对变革和社会进化更具全盘性的抵制和强硬的镇压。因而更易将已有或之先朝代所存在的历史改革的契机和长时间的社会进化积累给打的粉碎。

宋代中国文艺复兴就此灭没,明代后,满清为了巩固自我的政权,以及出于对他族的统治需要,而造成整个中国再现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本来在中国历史进程所慢慢显现的,农牧民族在向资本社会过度的改革就此被彻底的打断。建立起以满族为统治利益中心的社会隔局。中国已存在多年的民族自我进步改革的积累也不复存在了。

不光是科学,文艺,社会,军事,因此都进入了全面的倒退时期,这就象一个生态系统,中国古社会的生态有其不足之处,但是也正如自然一样,可以不断的慢慢产生免疫,在长时间的历史长河之中,可以通过自我进化自我免疫来消除已有的病患。而达到最后的成长。


而满清和蒙古则恰如一种全新的病毒,每当中国已接进完成免疫之时,此新的病毒再次进犯,所以中国不得不进行另一次全新的免疫,去消除人类进化过程中的腐肉。但是时间已远远不在中国的这一边了。这种破坏比已有体制上的自我改革来的严重的多(元有大屠汉人千万,满有留发不留头的野蛮统治策略,而中国本民族的换代,只是相对于统治阶级而进行的变革,对于下等人民来说,影响很小,而外来民族的统治则是完全相反。)

所以元灭亡后,中国汉族再次成帝,不光是科学,还是社会又有了新的发展。而满族因为其作为全新病毒还未有到其自我消亡,对寄生体的残酷破坏,使中国在面对西方工业革命完成时,变的完全不具还手的力量。

这种划代的差距注定了其的灭亡,也注定了汉族和整个中国的进一步进化所要付出的代价。由此可得论。

而我们从清末面对西洋进犯时火器还不足抵明末时的火器质量,由此可以看出,这种完全彻底的外来进犯,对中国的破坏远比自身进化来的深的多。

说满,元可以控制中国,也不是因为其民族性的强大。我很久前就说过,中国是个大国,大国如果如中国以农耕民族为主体的时侯,在面对外来进犯的游牧民族就显得隔外的无以试从。因为军队机动力的远远不足,和对土地的需求是远远超过游牧民族的需要。机动力不足和无法集结优势兵力而不得不分段防守的作法,使中国在与外来民族不需要补及和争于一地的做战法上比较,处于完全的劣势。

但这里的强大只是指其的野蛮。只是指其的未开化,否则欧洲也不会称蒙古骑兵为野蛮人,和黄祸了,因为,其无文化,无科学,只知杀伐的野蛮民族性,决定了其的民族外表特征。

一个强大的民族,不光是只会骑马,只会砍人头,而是要在文化和社会上全面的征服他类,才可以算的上是真正的强大。比如今天的美国。这也是为何外来民族在进占中国多年后,反被中华同化的一个原因。一个民族在占领另一个民族之后,到最后连语言文字都完全被对方同化,那只可以说明占领者的野蛮及无知,以及落后。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所以劝以满自称的人,可以如梦当醒,中国社会,目前铁一样的事实就是以汉族为主题的单一性民族国家。在这个系统类,中国这个概念会不断进化,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就如同东北是中国进化中的一个配角一样,中国的整体进化仍将以汉族为主干,其它病毒类的民族,只是这进化中的一个随从而已。

千万别告述我,今天的东北人在中国占据了主要的地位。除了那南方基本上不会有人看的小品二人转外,以及嘲讽东北人的语调的玩笑外?我们很难再在东北或满州这个词义上找出一点关乎满族的符号出来。

东北既没有上海,也没有北京。既不出毛泽东,也不出钱学森。东北除了成为给整个中华帝国输血的工具外,别无新意了。随着关内几次大的闯关东的移民壮举之后,满州事实上已不再存在,东北人,满州人也不是根本意义或很多人想象的那种意味了。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org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35229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