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漫谈民族解放的思与行(之1)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漫谈民族解放的思与行(之1)   
洪哲胜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漫谈民族解放的思与行(之1) (715 reads)      时间: 2005-8-01 周一, 下午12:39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漫谈民族解放的思与行(之1)

洪哲胜


问:到底是民族解放好、还是民族主义好?为什么?
答:为了不堕入定义未清所可能造成的陷阱,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
需要给两者一个概略的定义。

问:你的定义如何?
答:一个民族为了维护其自身的存在和追求其自身的发展和福祉时,
当然会采行一定的方向、方式、与做法。如果它所根据的是民族
互利主义,企图把自身解放的追求放在共同解放的架构上进行思
考,我把它称作民族解放思维。不这么思考的民族自利主义,我
把它叫做民族主义。

问:你先凭借定义占领道德高地的,是不能叫人信服的。有人就认为
你这种定义下的民族解放本身就是一种民族主义。因此,拿民族
解放来与民族主义对立毫无意义。

答:我这样定义的目的在于让人们可以清晰地考虑一个问题:一个民
族的行为到底是否应该坚持民族互利主义,还是无需坚持民族互
利主义,而仅仅采行民族自利主义。尽管我主要不是从道德方面
出发来作出价值的评断,但是,如果你认为我已经通过界定定义
的机会占领道德高地,因而我这种定义的民族解放确实优于我的
这种定义的民族主主义,那么,我们对此就有事实上的共识,我
们之间的辩论已经可以终止。

问:好,那就采用你的定义作为讨论的起点。能否请你把两者的区别
用一些浅显的例子加以说明。这将可以让人们更加清楚地知道两
者的主要区别何在。
答:当我们在推动台湾独立运动时,有人宣称:既然蒋家使用大中华
民族主义来压杀台湾人,我们的运动也应该回敬以台湾民族主
义。以语言政策为例:蒋家采用他们的北京话作为当前国语来打
压我们的母语。因此,推翻蒋家之后,我们就用台湾话(指台湾
福佬话)来取代北京话作为未来的国语。这就是民族主义的思
维。蒋家国语政策的错误在于“部分国民”的母语遭受歧视,而
非“我们的母语”遭受歧视。因此,解决的办法不在于用“我们
的语言歧视”取代“他们的语言歧视”(这样的思维是民族主义
思维),而在于取消“一切语言歧视”(这样的思维就是民族解
放的思维)。

问:把被压迫者的语言上升为国语的主张在运动当中曾经起到什么作
用呢?
答:这种主张当然受到台湾民族主义者的欢迎,从而让他们更加狂
热,并且进而引人反感。它同时也造成运动的分裂。有一位非常
有名的台独运动家前往圣路易斯(St, Louis, MO)演讲。有几
位客家人听不懂他所使用的福佬话,因此请他讲北京话。这位讲
员回应以:“那是外来统治者的语言。本人坚持使用母语。”
(这是民族主义思维的产物。)那几位客家人原本乃是台独组织
的成员,由于这个事件,他们认为台独组织有民族沙文主义的倾
向,终究来说是会歧视客家人的,后来因而退出了。

问:你在长期的台独运动当中有无接触外省人?
答:为了让外省人理解台独运动的主旨并进而引发他们的关注,我数
次主动采取北京话发音,介绍台独运动,讲解与外省人有关的议
题。我事先请讨论会的主办单位邀请当地的外省人听众来参与讨
论。在达拉斯(Dallas, TX)的一场讨论会后,一位外省人太太
发表评论说:“这场讨论会让我有机会面对面接触台独份子。原
以为台独份子都是头上长角、青面獠牙的人。没想到洪先生这么
年轻,这么潇洒,这么斯文,而且讲话这么合理、这么吸引人。
希望今后多开这样的交流会。”在这类场合,我送出去的讯息大
抵是:尽管蒋家独裁政权主要由外省人构成,但是,绝对多数的
外省人与本省人一样,处于无权状态。因此,台独运动不是本省
人赶杀外省人的运动,而是外省人也理应参与的、台湾全民争取
民主的自救运动。

问:你曾经为你的被歧视的母语发音吗?
答:我经常触及这个话题。我不仅仅和台湾福佬人将这样的课题,有
几次,我甚至使用北京话介绍台湾福佬话的发音、它的古雅美妙
之处,同时,也介绍台独运动的语言政策。有一次是在石溪
(Stony Brook, NY)大学的一个礼堂,很多外省人第一次听到
台湾福佬话的发音系统、拼音体系、专用汉字、古汉文的关系、
以及特有的成分。我甚至明确地指出:多数台湾人所使用的闽语
是个重要的语言,依照使用人口多少排列,它在全世界众多语言
当中排行第15名。很多常见的重要语言,其使用人口远没有闽语
多,比如,荷兰语、瑞典语、罗马尼亚语、波兰语、捷克语、波
斯语、缅甸语、朝鲜语、土耳其语。等等。

问:你提出过符合民族解放理念的语言政策吗?
答:有一派学说认为:在多民族国家,国语政策是语言歧视的政策。
我认同这样的看法,因此主张取消国语政策。拒绝以一个新的国
取代旧的国语。我不排斥北京话,承认它是部分台湾人民的母
语,因而也是台湾的一个合法语言。我甚至设计出一套拼音方案
同时可以拼写台湾的所有各种语言。(2005.7.31)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6563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