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ZT--南方周末: “民间防艾专家”高耀洁遭遇官司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ZT--南方周末: “民间防艾专家”高耀洁遭遇官司   
寒江月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ZT--南方周末: “民间防艾专家”高耀洁遭遇官司 (568 reads)      时间: 2003-9-11 周四, 下午11:29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民间防艾专家”高耀洁遭遇官司





南方周末   2003-09-11 11:35:26





  □本报见习记者 刘鉴强

  被称为“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愤怒地指责:“吃得脑满肠肥的骗子们,您在艾滋病病人中诈取财物,不觉得惭愧,羞耻吗?”不料,她因此被控名誉侵权。这令她不得不暂时停下全力救助艾滋孤儿的工作,再次面对她所痛恨的“游医”现象。



  “这全是骗子的信!”高耀洁说着,从书架上取下几大包信件,塞给记者。9月2日,这位76岁的河南郑州退休妇产科医生正在家中整理信件。在这些信的信封上,高耀洁标上了“骗子”、“大骗子”的字样。

  宣传防治艾滋病7年来,截止到9月2日,她已收到来信8326封,其中大部分是艾滋病人的来信,以及各地向她要防治艾滋病资料的信函。“还有十分之一是骗子的信。”她说。

  高耀洁正在编写一本与艾滋病人交往的书,内容主要由这些来信组成。

  “我本来不想把这些骗子的信编进去的。”令她改变主意的是两个星期前接到的法院传票,一个叫李德敏的湖北襄樊人,状告她名誉侵权。此案将于9月16日在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开庭。



  指责骗子遭起诉

  被称为“民间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洁,7月份刚刚获得麦格赛赛公共服务奖,这个奖被誉为亚洲的诺贝尔奖。两年前,她还获得了联合国乔纳森·曼卫生及人权奖,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称赞说:“她是一位在中国农村从事预防艾滋病宣传教育的女性活动家。”

  高耀洁被控侵权,是因为一份名为《预防艾滋病的知识》的宣传资料中的一篇文章。这份资料是高耀洁几年来宣传防治艾滋病的武器之一。

  1996年秋,高耀洁开始自费编印第一批“防艾”资料。她当时经济状况困难,只有500元钱,后来河南文史研究馆拿出800元,宋庆龄基金会拿出400元,共印出1.2万份资料。

  高耀洁说:“第二年,我陆续地写啊,印啊,讲啊,宣传预防艾滋病的知识。每年编印出两期资料,费用多数是我写稿、讲课挣来的,最近4期有好心人捐赠了1.2万多元的印刷费。”

  这些资料现在已出了15期,给高耀洁惹来官司的是第13期。在这一期上,高耀洁写了这样一篇文章:《你诈骗艾滋病病人的钱财不感到羞愧吗?》

  文中提到:“艾滋病病人陷于孤独无助的境地,这些骗子利用病人求救无门和渴望治病的心理,就大吹而特吹他能够治愈艾滋病病人。骗子的伎俩是越不容易治愈的疾病,他越有特效药物、特效疗法。他们自称老中医、老专家、攻克艾滋病的神手,祖传中医秘方专治艾滋病等,谁又能知道骗子们赚了多少昧心钱?

  “他们用低劣的中草药、过期药、发霉药、甚至白陶土或其他草根树皮,研成粉末、丸子,或装入胶囊,或泡成药酒,说成专治艾滋病的特效‘神药’,来欺骗病人,加速了病人的死亡。”

  引起起诉人李德敏注意的有这样一段话:“这些骗子何许人也?有无业游民,有庸医,有游医,还有干部、工人,他们并没有读过医学院校,更无行医资格,竟然敢说:‘我研制的中药对病毒在人体外试验杀伤率两分钟为100%,对淋巴细胞保护率为92.7%以上,在十几例艾滋病病人身上试用,抗感染疗效为100%。’就利用这些假话胡骗乱吹,盯住艾滋病病人不放,其目的很清楚,出售‘神药’,大肆牟取暴利,以饱私囊。”

  李德敏认为高耀洁在这里指的就是他,这段话中引用的关于中药的疗效就出自李德敏的来信和宣传小册子。他在向法院递交的诉状中称:“请问高教授,你如何知道这是胡骗乱吹?”

  李德敏是湖北省工建集团公司土木建筑公司的退休工人,今年66岁。他说,他已研究药物20多年,与妻子韩玉芝在湖北襄樊开了一个“敏芝气味科学研究所”。



  李德敏:艾滋病最好治

  高耀洁说:“我的文章中从来没有提李德敏的名字,我是指的这种社会现象。”

  高耀洁递给记者一份资料,是李德敏于2002年第一次来拜访她时留下的。资料的大标题是:《艾滋病———本来就是纸老虎》。

  高耀洁说:“他第一次来我家,我还对他讲艾滋病人的情况,送书送资料给他。他走了后,晚上我看他留下的材料,越琢磨越不是味儿。”

  在李德敏的这份小册子中,有《艾滋病应该最好治》一文,列举了“艾滋病最好治”的理由,其一为:“艾滋病病毒生命力最弱,任何消毒剂都能消灭它。它暴露于阳光下8分钟即死光。问题难在没有可以内服或注射的消毒剂。”

  然后提到“湖北省襄樊市有个敏芝气味科学研究所,所里的李德敏、韩玉芝老夫妇专门从事植物消毒剂的研究,一种可以内服的药酒能100%地杀灭细菌”。

  资料中说,这种治艾药酒“英商出价1亿美元而未得,让外国人拿中国的技术赚中国人的钱,对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来说是不屑为之的”。

  里面还有《实践出真知,有人说艾滋病人最好治》一文,署名“丁山”。李德敏对记者承认这是他自己写的。此文说:“(李德敏的药酒)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主攻HIV病毒,横扫一切机会性感染的条件致病菌,标本兼治,艾滋病的猖狂也只能是给人类开个玩笑,吓唬一下而已。”

  这本《艾滋病——本来就是纸老虎》小册子里面,还提到李德敏去“艾滋病村”——河南上蔡县文楼村治疗病人的情况。他说曾有15个艾滋病患者喝过他的药酒。

  他说,在服了他的药酒之后,病人“体温全部恢复正常”、“16天之内止泻,再未腹泻过”。“6人腋下及腹股沟淋巴结肿大,服药24天后全消”、“有两人患全身性单纯疱疹,服药16天内全消,未再出现过”。

  当记者问他是否有人喝了他的药酒之后有不良反应,他说“没人对他说过”。

  9月4日,文楼村艾滋病人程某对记者说,2001年,他与爱人都喝过李德敏的药。他喝了后不舒服,不敢喝了,要妻子安某也不要喝。

  李德敏并不否认有借治疗艾滋病之名行骗的人存在,但称自己不是骗子。“我从没拿过病人一分钱,还免费给病人吃药、检测。当然,我没送给艾滋病人钱,我不像高耀洁那样有的是钱,又获奖,又有社会捐赠。”



  高耀洁:我就是死了,官司也要打下去!

  李德敏先后两次登门拜访高耀洁,并多次给她写信。在一封信中李德敏说,“现在我和几位朋友正筹建艾滋病专科医院,顺利的话四月份开张,诚心诚意地邀请您当院长或名誉院长,待批文下来后亲登门拜访”。

  “他的确是诚心诚意,但我确实没给他面子。”高耀洁说,“我回答说,我只宣传预防,救助艾滋孤儿,不治疗。最后一次,他又来我家,说他要把医院搬到郑州来,我说‘那是你的事’,就把那篇文章送给他,把他赶出门,狠狠把门关上。”

  李德敏在院子里看完那篇文章,“我现在才知道她是反对我,是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她的笔能杀人。”他说。

  他说:“一个人权奖获得者,这样肆意践踏人权,我不理解,假若她是精神病的话,我可以原谅她。假若不是,我要维护人权。”他认为高耀洁侵害了他的名誉权,决定起诉。

  高耀洁认为,李德敏没有行医资格。而且,他的药酒只是消毒剂,没有药品批准文号,不能给病人服用治疗。她有理由怀疑治疗的效果。

  李德敏向记者承认自己没有行医资格,但是,他认为,开中药不像西医那样严格。“去那些艾滋病村送药的,几个人有行医资格?”他反问。

  记者咨询中国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许志仁巡视员,他说必须具备“医师资格证书”和“职业证书”后,才能开处方,否则为非法行医。不管西医还是中医,都是如此。

  在李德敏的诉状中,提到文楼村这样一个人:“此人到北京告过状,不找政府而找大使馆,给法新社记者‘反映情况’,记者给了这个人一张磁卡,让他回村后保持联系。这种出卖中国疫情给外国的人,倒成了高教授关注的重点,‘我曾给过他四次钱,共1050元’。高教授的屁股坐在哪条板凳上了,还有一丁点爱国心吗?”

  这位“此人”指的是艾滋病患者程彦军,目前已去世。记者问李德敏为什么在诉状中提到这件事,李德敏没有明确回答。

  在李德敏先前编印的《艾滋病——本来就是纸老虎》小册子中,对待程彦军的态度则不同。在写了程去找外国记者的故事后,李德敏写道:“愣小伙成了里通外国的间谍,委屈不委屈?”

  高耀洁说,李德敏是给她扣帽子,说她卖国。“这也侵害了我的名誉权。我告诉那些朋友,我就是死了,官司还要打下去,让他赔的钱用在艾滋病人身上。”



  欺骗艾滋病人不是个别现象

  在高耀洁提供给记者的来信中,很多人声称自己能治疗艾滋病。

  一位农民来信说:“我采用了民间疗法,经过了十几年的观察、探索与治疗,先后治愈十多名艾滋病患者。”

  还有以他人的名义推荐说:“生物教授某某某先生,成功地在我们县治愈了3例艾滋病患者。”

  有人声称立志攻克治疗艾滋病难关,并经过艰苦努力终获成功,声称“新从800多味中草药中,经数百次排类,筛选,分类归经,尝毒……经整整十个春秋多少个不眠之夜经66次配方修改,整理提高,终于研制出一个怪胎,更名为:‘神州艾滋敌克’系列组方。”

  这些人写信给高耀洁,有的想通过她找一些病源,有的想让她推荐申请专利,有的是要合作,事后分红,“请来信联系,共商大计,使产品规范化,批量生产”。

  “我最恨这种人!”高耀洁说,“艾滋病病人已经够可怜了,他们还要骗艾滋病人的钱!”

  她说:“这种人太多了,已经成了一种社会现象。我每天接到的这种骗子电话,是信件的10倍!我都要烦死了!”

  令她愤怒的是,她从病人那里,知道不少艾滋病人已经受骗。

  2000年12月27日,一封来信称:某教授的“祖传秘方”已治愈4例艾滋病病人,服药后一个月痊愈。高耀洁依来信提到的地址追踪病人情况,发现四例全部死亡。

  2001年11月26日,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刘某在电话中告诉她说:“有人告诉我北京有一种机器,艾滋病病人坐上摇几次病就好了……”

  高耀洁在《你诈骗艾滋病病人的钱财不感到羞愧吗?》一文中提到:“如某某,其丈夫因艾滋病死去,家中一贫如洗,好心人救助她几百元,不到一周就被骗子们骗走了,为了买骗子的‘神药’,家中能卖成钱的东西都卖了,结果呢?很快死亡了。家中四壁空空,连火化费也拿不出来,只得用高粱秆捆缠上尸体,夜里偷偷地埋入坟茔。”

  河南上蔡县一位积极参与艾滋病防治事务的村民告诉记者,来这个地区“行医”的人他见过几十个,“太多太多了,大部分是江湖骗子!”他说,“他们来这里找实验对象,要病人服药,死马当活马医,要是治不好,是你该死,反正你是艾滋病。他们从这里得到病人化验单,笔录,证明,然后靠到有钱人身上,再经过媒体宣传,生产药品,就在社会上大张旗鼓干起来了。也不排除有个别人是为了发展中医事业,但这样的人微乎其微。”

  他说,这些人很多连基本的艾滋病专业术语都不知道,所用“治疗”方法五花八门,有用电疗的,说是要把艾滋病毒“电死”。有的让病人盖上层层被子捂汗,说是要通过出汗把艾滋病毒排出来。有个人声称,“我的药要是不管用的话,全世界就不要再研究艾滋病了。”实际上,他的所谓“药方”是从网上下载的。

  结束采访,高耀洁找出一张艾滋病儿童的照片送给记者。4岁的小男孩身上长满了疱疹,令人不忍直视。高耀洁说,这个孩子快死了,他爸爸最近刚打电话来,哭着说儿子快死了,他刚花500块钱买了个小棺材。

  “这些艾滋病人太可怜了!那些医骗子没有灵魂,没有道德,还要骗他们的钱。我快死的人,无所谓了,只是那些病人太苦了!”

  高耀洁一边说一边整理成捆成捆堆在房间里的小传单。“我要赶快发出去,发出去就是胜利!”

  这是她印发的第15期,标题下醒目地印着两行字:“如果你对别人的痛苦无动于衷,你就不配称为人。”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49399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